一只炮灰女 - _第1章 九零悬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九零悬情》作者:一只炮灰女

    文案

    那段孔雀东南飞的岁月,

    心藏野望的打工妹,特立独行的流浪记者,

    偶然相遇在偶发的案情中,阴差阳错结缘。

    每卷一个故事,演绎她们相濡以沫的传奇。

    排雷:所有地点都使用化名,请当架空看。

    内容标签: 传奇 励志人生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若茜,李晓蔓 ┃ 配角:杜慎行,陈越,于莉等 ┃ 其它:

    ☆、第一章、打工妹遇卧底记者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南方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据说钞票空中飞,就看你能不能抓住。金闪闪的商机、海量用工,吸引着从底层到高端到千军万马,史称“孔雀东南飞”。

    年复一年的南下大军中,有两位原本如平行线、不会有交集的姑娘,一个叫李晓蔓,一个叫乔若茜。1994年春节前夕,她们在省会广南市中小厂家星落的郊区相遇,不是擦肩而过,没有一见惊艳,因为相遇地点无论如何产生不了浪漫情怀。那是某鞋厂二楼的走廊,空气中弥漫着车间难闻的气味,举头望天,老天阴沉沉。

    当时正开饭,女工没有资格去食堂吃饭,餐车上堆着长方条铝制饭盒,每人领一份白饭取一只调羹,排着队各打一勺菜,站在走廊上吃完便回车间干活。

    广南终年无雪,号称“四季如春”,但二月初还是微带寒意,有盖子的盒饭还好,敞开的菜不见丁点热气。李晓蔓是掌勺打菜的,她埋着头干活,忽看到一盒没动的白饭伸过来。这挺奇怪,女工拿到饭都是边吃边排队。她下意识抬头,惊见举着饭盒的女工眼神凌厉,禁不住打了个激灵。

    不过李晓蔓被吓着也就是愣神刹那,她早就被迫练出倍而结实的神经,不可能尖叫。再说等着打菜的女工排长队,也没时间供她似个木桩站那儿发傻,故此她立即挖了一勺死咸无油的包菜,放进某女工的饭盒。

    这个女工便是乔若茜,打完菜和别的女工一样,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李晓蔓忍不住又瞄了她两眼,这人不但拿到饭盒没马上开吃,打了菜也不吃,居然跑去开水桶边接开水泡饭。

    她想肯定是新来的,还没有适应工厂的生活。这家破厂与众不同,春节前新工人进的最多,原因是表面工资不低、实际待遇超差,敢以各种借口将工人工资克扣到无几,工人但凡能回家过年,回头的可能性为零。黑心老板心知肚明,索性赶在年前“高薪招工”,这样过年也可以不停工,又和别的厂错开了招工时间。一年下来,街头总有没路费回家过春节的打工妹打工仔,不难把人骗进厂。

    乔若茜也注意到与众不同的李晓蔓:目光清亮,眼形不错,应该是个漂亮姑娘。

    为什么用“应该”?因为李晓蔓戴着大口罩,有限露出的部分,眉毛刮到只剩两个点,并在额角贴了一块可笑的膏药,好似电视剧中的媒婆。

    她想这到底是扮丑,还是引人注目?或许是后者。这家黑厂,十五岁的女工都有,十多岁的女孩子喜欢赶潮流,新近有一部以唐代为背景的宫装剧播放,女主就是点点妆。哼,准是这么回事。有心思赶潮流的女工,肯定是关系工,难怪没见过,有关系的女工只上白班很正常。

    乔若茜进厂才一周,一进来就上夜班,今天是第一天上白班。她打着肚皮官司扫了一眼周边的工友,从十五六到三十多岁的,个个神色麻木。

    累过头的人都是这付模样,女工们吃住都在这栋楼中,每天干十多个小时,老板却有脸说是法定的八小时!这不是有吃饭时间嘛,明明每餐连上厕所在内只有十五分钟,愣说一天三餐给足了四小时休息时间,比周扒皮还狠。

    说起来“三来一补”【注】小厂加班加点不鲜见,但再怎么不规范,老板会发加班费,也不至于黑心到给员工吃猪狗食,还不管饱。又不是了无技术含量的杂工,好歹是做鞋,员工这种状态,产品从质量到数量都会受影响,对老板也没好处。

    乔若茜不打算再呆下去了,鞋厂,平日接触的材料少不了带毒,工厂对员工的安全保障却阿米豆腐,她可不想患上职业病。

    一个星期足够,她是来挖料的记者,这个黑心厂的黑资料随手抓,公然违反劳动法的地方比比皆是。能呆这么久她都佩服自己、呃,其实是跑不出去,进来了就像坐牢,她曾想借周末开溜,结果要加班!据老工友说这家厂一年到头天天加班,从来没有休息。而且出来打工,身份证、计生证或未婚证等等不能缺,这些证件全被厂方扣下了,工厂不放人,就算逃出去也找不到工作。而回家补办,哪来的路费?

    当然她不在乎,无非补办身份证。不过能不用补办更好,她并不是广南市人,是这个时代大名鼎鼎的流浪记者【注】,补办身份证要回原籍。

    开水桶那边传来食堂师傅的斥骂。乔若茜恍若未闻,慢条斯理扒着饭。为什么她一打了菜就往饭里泡开水?就是为了避免和别人挤抢。并非别人都比她笨,而是女工们太饿,又长期处于这种生存状态中,拿到饭菜的第一反应就是往嘴里扒。

    瞧,抢先吃完的又一窝蜂奔去上厕所。厕所位置有限,免不了再次吵闹。

    乔若茜越发慢条斯理扒饭,她又不在意迟到,倒希望因表现差被开除。不过她也不敢和头儿对着干,据说主任组长会打人。“迟到”没大事,只会扣工资。

    突然走廊上“当”一响,并伴压仰的低呼。

    乔若茜抬头一看,是一个靠着墙吃饭的女工晕倒了,饭盒调羹掉地下,没吃完的饭菜撒的到处都是。

    外号拿摩温的车间主任跑过去踹了女工一脚:“装什么死?不想干滚去宿舍躺尸!”

    女工哼都没哼一声。拿摩温又踹了一脚,手一指乔若茜:“你!把懒婆娘弄去宿舍!”

    某主任会指派乔若茜,是她盯着这边的时间长了些,别的女工早就有多远闪多远。把昏倒的人弄去宿舍可不是轻省事,宿舍在顶楼,背着人爬上去再跑下楼,多半误了上岗钟点。而且宿舍不是一人一铺,是两人一铺,上夜班的女工正休息,哪来的铺位给昏迷女工躺?开门关门的声响把睡沉的人吵醒,也会起冲突。

    乔若茜不敢不听吩咐,忙将饭盒往餐车上一放。

    正此时李晓蔓出声:“周主任,我看她不大妥,是不是送去医疗室看看?”

    周主任皱了下眉,又绽开笑脸:“阿蔓就是心好,哪有什么病……”

    李晓蔓带笑打断:“懒病也是病嘛,别搞成传染病。”

    周主任微凛,万一真是传染病那可糟糕,于是掏出对讲机喊保安。

    李晓蔓又朝乔若茜道:“帮个忙,我背她下楼,你帮忙托着些。”

    昏迷的人不好背,乔若茜力气还行,抱起女工放到李晓蔓的背上,一只手托着、一只手按着,很是费劲地往一楼去。其实有电梯,但工人只能走楼梯,电梯是运货的。

    自进了这家黑心工厂,乔若茜还是第一次下到一楼。因为工人未经允许,不能在楼层之间串来串去。记得刚来的那天、不,是看到这栋楼的照片时,她的第一感觉便是牢笼。

    特么从一楼到顶楼,走廊统统装着封闭型的防盗网,或者说防逃网,防止女工逃跑。说起来厂房这么搞的不少,因治安问题,莫说厂家,普通市民为防失窃都家家装防盗网。但这栋楼给人的感觉特别阴森,看照片时她还以为是视角光线的问题,进来后,不信鬼神的她一举相信了“怨气”的存在,不需要什么死灵,女工们的模样活似行尸走肉。

    却说两人将昏迷女工弄到钢闸门处,等了一会,才有个保安甩着电棍溜溜达达过来。

    保安二十三四,有点小帅,但眼神不正。他轻佻地冲着李晓蔓吹了声口哨,这才掏钥匙开门,一边道:“圣母啊,几时慰安一下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