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炮灰女 - _第5章 九零悬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欠缺阳光灯光补,今天又赶巧是阴天,白日亮灯不会显得燥。城中村小店多,一楼几乎全是开店做生意,年前的热闹气氛从小店的门面最能体现,家家门前摆着盆栽的金桔求吉祥,新联早贴,满天星彩灯披挂。

    李晓蔓跑进一个柜台上放着收费电话的冲晒店,取出傻瓜机中的胶卷交给老板【注】,一边附耳悄语。

    店主夫妻十分热情,让乔若茜先打电话,说打完再算钱,还将电话移到门边小桌上,让她坐在凳子上打。

    乔若茜客套两句,埋头一个接一个电话往外打,最后一个才是给雇她的大报社会版主任编辑。不是她天生反骨,正如她所料,简要新闻都没她写的份,那自有要闻版的记者杀去现场采写。

    主任编辑指示她深入挖料,“务必采访到幸存女工”。乔若茜嗯嗯虚应,她已经将线索提供给别的媒体,幸存女工可能送往哪家医院都讲了,她不讲人家也能查到。某大报要的旧闻她才没兴趣写,至于特殊的幸存女工李晓蔓,那更不可能透露,这是她的私人拥有,谁也不告诉。

    打完电话,李晓蔓不见影。老板娘告诉她:“阿蔓做饭去了,让你直接上楼。七楼,门上贴着胖娃娃的就是。”

    乔若茜没急着上楼,借结账和老板娘聊起来。这一问,获知店主夫妻就是李晓蔓的房东,广南人不大关心别人的私事,老板娘只知道李晓蔓带着小外甥租她家的房住了一年半,前些天李晓蔓的表姐跑来,说那男孩回家了,要退租。这种突然退房,租房时交的三个月押金不会还。双方讨价还价一番,说定李晓蔓住到三月底退租,届时拿回一个月的押金。

    老板娘对李晓蔓的表姐印象不大好,撇嘴道:“妖精似的,不知要把阿蔓带去做什么。阿蔓是个好妹崽,可惜了!”

    乔若茜目光微闪,这还真是说不定,妖精表姐把小表妹弄去出卖色相很正常,但也有可能张某只想将远房表妹打发去黑心厂的女工宿舍住。

    无论哪一种,阿蔓不恨才怪!从阿蔓把自己打扮的丑不拉叽,就知道她不是一个乐意卖的姑娘。而住女工宿舍,不只是两人一铺脏兮兮,还和车间在一栋楼,长期住,有患白血病之险。

    她难得地心生同情,原本她觉得小保姆终究素质有限,想替雇主保密都保不了,没想到是这么回事,md李晓蔓没连底兜“妖精表姐”的料,堪称圣母。

    圣母要不得,害惨自己。能不能说服李晓蔓站出来现身说法?

    她拿起老板娘送的免费茶水,慢慢呷着,琢磨怎样游说。单是李晓蔓倒好办,就怕后头牵扯到可怜姑娘不得不顾及的人,远亲也是亲戚,亲戚套亲戚,复杂得紧。

    忽地防盗门那边响起李晓蔓带笑的招呼声:“茜姐打完电话了?饿了吧?”

    乔若茜抬头望去,蓦地打了个愣。

    老话说“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先前李晓蔓套着面袋似的厨工服看不出来,这会她下穿牛仔裤波鞋,上套一件黑白相间的紧身毛衣,身材那叫一个凸凹跌荡。

    她的第一反应是“魔鬼身材黄金比例”,随之意识到自己眼跛,这是前后反差太大造成误解,阿蔓其实不达标,身高目测约一米六七,远达不到模特标准。脸蛋倒是不错,上了淡妆,糙黄的皮肤魔变成细腻如磁,最重要的是刮成点点的眉画了一下,顺眼许多,当得起“秋水眸,棠花颜”。

    乔若茜的目光太直白,李晓蔓有些尴尬。正当年少的女孩子爱打扮不假,但她不至于蠢到把眉毛刮成等同毁容的点点!是张姐一时兴起参照唐妆给她刮的。奈何这事不好透露,张姐是她的雇主,又是“远房表姐”,说张姐的不是,别人对她的印象肯定打折扣。尤其眼前这位记者说会给她介绍工作,那更不能表现出对张姐心怀不满。

    于是她巧笑道:“我下了面条,不知合不合茜姐的胃口。”

    乔若茜这才细看她端在手上的碗,白瓷碗青菜面,卖相不错,青菜上一撮干贝,能赶上开门做生意的店卖货。

    她忙接到手中:“太感谢了!我还正不方便上楼呢,有同事送东西给我。我两手空空的连个bp机【注】都没有,上了楼,他找不到。”

    李晓蔓担心:“这儿弯弯绕的,能找着吗?”

    乔若茜笑道:“能!他以前在这边租过房住。”——其实没有,是她一路用脚走过来,大小标志记住了,一股脑儿让传呼台发到对方bp机上,这还找不到,别吃这碗饭。

    李晓蔓笑弯眼:“那就好。嗯,我有bp机,要不要把号码发过去?”

    “那太好了!”乔若茜放下面碗便给传呼台留言,一边重新评估李晓蔓和张富姐的关系:小保姆居然有bp机,穿的牛仔裤和波鞋是牌子货,用的化妆品好像也是品牌货,只有可外穿的毛衣是地摊货……喳,两人的关系未见得多好。钱最能说明问题,仅凭阿蔓靠在工厂兼职拿一份工资,李、张的关系就要打问号。小保姆一身两职,富姐有事找她,阿蔓没有bp机不方便。至于品牌裤子品牌鞋,多半是富姐将自己不要的赏给小保姆,看上去不旧在情理中,“妖精表姐”哪可能把鞋裤穿到旧。化妆品大概也是这么来的,情妇这种生物,肯定三天两头追着潮流更新。

    放下电话,她突然问:“你和你张表姐的身材差不多吧?”

    李晓蔓诧异:“你怎么知道?”

    乔若茜心道果然如此,嘴里言:“表姐妹嘛,跟亲姐妹差不了多少。”

    李晓蔓干笑,亲姐妹也不见得相似,何况她和张姐只是嘴里说说的“表姐妹”,而且两人身材相近是这半年的事,她长高了,张姐减肥了。

    想到这儿,她反应过来乔若茜为什么会有那一问,其实以前她也拣张姐不要的衣服,不合身可以改到合身嘛,保姆哪能不会针线活。至于bp机,则是必须配的,一来就配了,张姐住的地方能随便去吗?身为钟点工,打扫卫生必须趁那边无人时上门。

    乔若茜察颜观色,慢条斯理地“品”面条,先夸阿蔓妹子的厨艺棒,再夸阿蔓妹子长得靓会打扮,不动声色地套取自己想要的料。

    如此一扯两扯的,她碗中的面还剩小半时,某同事驾到。

    广南市人多、交通拥挤,地盘又大,从城东到城西能跑大半天,某同事来的这么快是骑着能见缝插针的快捷交通工具摩托车。而且他还就真的熟悉这一片,因为上周他凑巧来这边走街钻巷刨料、好吧,不是凑巧,他是乔若茜的好搭档,一个潜进了黑心厂,另一个自然找点这边的新闻跑。

    该筒子大名杜慎行,行事作派一点不谨言慎行,超热爱高风险工作,也算流浪记者。他和一家报社签了长约,挂了“机动记者”的头衔,即自己抓新闻,自由度很高,明公正道做多家大报大刊的特约记者。

    瞄见乔若茜,他来了一个漂亮的飘移式刹车,堪堪停在两个姑娘的身边,惊得李晓蔓花容失色往后退了好几步。

    杜记者视而不见,单手将面罩往上一掀:“恭喜贺喜!抓到……”一瞧乔若茜的眼色,紧急将“火爆新闻”吞回肚里,改成:“……万恶的犯罪分子!辛苦了!人民群众不会忘记你!”说话间已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抓起后座的大背包:“设备送达,料拿来!”

    ☆、第五章、搭档的亲密举动

    杜慎行不是乔若茜惟一的搭档,却是最有默契的,两个都是人精,在妄想占对方便宜的战斗中结成一言难尽的友谊,注释是n条谅解备忘录。

    比如这会杜记者一句“设备送达,料拿来”,代表“我来写稿,新闻不管发多少家,稿费平分”。

    乔若茜已经发出去n篇稿,自然不会接腔。她三两口扒完碗里的剩面,笑眯眯对老板娘道:“我这个朋友的摩托车,能不能请您帮看半小时?”

    老板娘应了,却不肯收乔若茜递过来的看车费,刚才乔若茜打电话她已经偷偷多收费,些许小事卖个好。再说阿蔓还要住一个多月,示个好,冲晒照片的活也能多接些。

    乔若茜没坚持,示意杜慎行跟着,自己挽着李晓蔓的手臂往楼上去。

    出租屋的楼梯陡窄,这个时间段没什么人上下楼,从防盗门的间隙往里一瞧,很有些阴森森的感觉。这环境对乔若茜来说却是正好,进门后,只爬了一层她便停下脚步:“蔓妹子,你先上楼忙,我过会上去。”

    李晓蔓心知这两位要避人说话,接过乔若茜手中的碗筷顾自上楼。

    这头乔若茜抢过大背包,一p股坐下,语带疲惫简短道:“录音。”

    三七分!杜慎行心生遗憾,却毫不迟疑地掏出一只小巧的录音机凑到她唇边,乔若茜语速略快地开讲,这回是三千多字的干料,以这种语速也要录十来分钟。

    杜慎行微躬着身凝神静听,他要将这篇粗稿细分成适应不同报刊的多篇稿件,现在听仔细些,一会码字便轻松些。

    语稿结束,杜慎行递上本子和笔。乔若茜埋头写人名车间名材料名等,这些光听录音写不准。再有已经接了料的报刊要注一下,那些大多是短平快报道,送上深度报道,就算卖资料他们都会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