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炮灰女 - _第7章 九零悬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拜读内容,是小女人散文集,风花雪月的,看个开头就知道水准几何。不用说,肯定是买书号自费出版的玩意。推向市场没人买不提,真正出版社列入规划出的,顶多封面折页上印一张作者小照,绝不会印这么多彩照,大幅提高成本,还等同是个人宣传志。

    扫一下超长的简介,获奖着实不少,有几个蛮眼熟——花钱买奖的大奖。

    再看序言,哎哟,三篇写序言的领导中有位是熟人,省文联副主席!太好了,对张富姐的侧面采访不愁。

    片刻功夫,并没有特异功能的某记者“看完”了一本书,随手扔一边,开始琢磨怎么从阿蔓的嘴里掏料,顺便冲一个战斗澡。

    李晓蔓听到水声,忙问要不要帮她取衣服。

    乔若茜暗暗赞许,如果这姑娘为了讨好她直接翻她的背包,就要打负分了。不过阿蔓做富姐的小保姆许久,有这素质也不奇怪。

    她带笑抬高声:“不用!我包里乱,一会自己翻。”

    几分钟后她走出来,李晓蔓不在房间,跑去了阳台,还特地关上阳台门、拉上窗帘。可见确实识眼色,虽然都是女的,有些事也该回避一二。

    套上干净衣服后,她擦着头发拉开门,见李晓蔓正煮姜茶,不由笑道:“有心了,这天气多少有些寒意,喝碗姜茶为妥。”

    李晓蔓忙取碗盛,一边道:“不知你喜甜还是喜淡,架上有白糖,自己加。”

    乔若茜接过碗:“吃了这么多天的猪狗食,只要不是毒~药我都喜欢。阿蔓,你心里该有数,张姐即是副总,多少会受牵连,就算没大事,也要协助查案,她恐怕有一阵自顾不睱。你怎么考虑?我是说找工作的事,对工种工资工作环境有什么要求?”

    李晓蔓咬了下唇,苦笑道:“是啊,我要另找工作,不能回家。我家条件不好,回去多半要嫁人。可我还没到十八岁,不想出嫁,找工作又有难度。”

    果然没到法定工作年龄。乔若茜默默给蔓妹子的人品值加了两分,如果到了,以其条件做个女工不难,不用求她帮忙。没到比较麻烦,稍微正规些的单位都不会收,这违反劳动法。而且没成年就会被家里嫁出去,代表李晓蔓多半来自偏僻乡村。这妹子非常需要她的帮助,却不肯接她的腔、卖富表姐的料。张富姐还是苛刻角色,远房表妹打两份工只能拿一份工资,还是黑心厂的工资,天晓得到手有几文。如果阿蔓不是未成年……应该快成年了,富姐估计表妹不肯继续做廉价保姆,故此将孩子塞给婆婆。

    乔记者猜的不太准,李晓蔓拿到手的钱是不多,但在厨房干有便宜占,厨房不是只为女工做饭,保安和管理人员也在厨房吃,她吃饭也就基本不用花钱,还能分到些高档货,比如干贝,以她的收入哪买的起?以前连阿龙吃的奶粉糕点精细米等她都是从厨房拿,不然以张姐的精打细算,哪里养得出胖娃娃。

    但现钱少到只有四位数存款,她必须尽快找份工作,否则无法熬到成年。她从电脑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大纸袋,双手托着,眼巴巴交给乔若茜。

    乔若茜打开一瞧:身份证暂住证、初中毕业证、五笔字型培训班的结业证等,还有九张从小学五年级下学期至初三的三好学生证。

    一看身份证,李晓蔓并非马上成年,小姑娘到今年十月才满十七岁,乡下姑娘,但三好学生证却是县城的。

    她带笑询问:“你从五年级就到你张姐家了?”

    李晓蔓摇头:“是四年级,刚开始成绩跟不上,五年级才好了。张老师帮我补课……”一语未了泪水脱眶而出。

    乔若茜忙递上纸巾,一边轻拍她的背,继续套话:“张老师是张姐的爸爸?”

    李晓蔓又摇头:“是妈妈。张老师命苦……呜呜……她是县图书馆馆长的女儿,如果不是有心脏病,哪、哪会嫁给那个畜牲……”

    话闸子就此打开,不过李晓蔓透露的还是有限,好歹见过世面,知道有些话不能讲,张老师是她的恩人,她三年级就辍学,如果没有张老师的怜惜,她哪有可能读完初中?所以不能暴露她到张家是当小保姆,那时她还是儿童。只能说是张姐考上大学,张老师太孤单,把她这个远亲家的女孩接到身边。事实上也有这因素,不然张老师找个年长的保姆更合适。

    李晓蔓主要痛骂张老师的畜牲前夫,那畜牲家境差,做小伏低娶上图书馆馆长的女儿。改革开放初期,那男人靠倒买倒卖发了财,立即在外包二奶。而亲友都劝张老师忍了,说她生一个孩子都几近丢命,不可能替那男人生儿子,何况计划生育越来越严,除非张老师愿丢了工作才能再生。张老师一忍再忍,那男人越发放肆,天晓得包了多少二奶,生了一堆私生子女。到女儿考上大学,张老师终于咬牙离婚。

    结果应了张老师是“旺夫命”,那男人的n奶们为了转正很快打破头,搅的他生意一败涂地,又回头找张老师,胡搅蛮缠的,生生气死张老师……

    乔若茜悄悄从大背包中摸出录音机【注】,这些资料都可以用,甚至能单独成篇:80年代暴发户的恶行,杂志依然会感兴趣。不成就写小说,多好的题材。

    于是李晓蔓一停下,她就凑几句,句句凑到小保姆的恨点。

    突然闹钟铃响,李晓蔓忙抓起bp机按了几下,语带歉意道:“张姐没给我留言,我得去她那儿打扫卫生,或许还要做晚饭。您先在我房里休息一下?”

    乔若茜哪肯错过大好机会,说:“下午三点,张姐不在家吧?我帮你一块做,如果她回家吃晚饭,我去附近小店等你。”、

    李晓蔓一脸愕然,乔若茜心知保姆将陌生人领进雇主家是大忌,忙花言巧语:“你这傻妹子,用脑子想想,警察会不会上门?这么大的案子,搜副总家是有可能的。我在场,可以作证说你只是钟点工。”

    李晓蔓一惊,她终究年少,经历虽比同龄人丰富,那也有限,比如从来没和警察打过交道。当下心中忐忑,有一瞬不想去“远方表姐”家了。又一想:张姐说是副总,其实只是挂名的,我这个钟点工更是打工妹,没什么可怕。

    于是她抿了下唇,看向乔若茜:“张姐只是母公司的副总,又不是法人代表,公司也不是只有一家工厂,我从没见她去过鞋厂。对不起……”

    乔若茜不想听到拒绝的话,拉起她的手,诚意满满地施教:“副总叫高管,下属哪个单位出了问题,高管都有连带责任。听我的,我是记者,在鞋厂工作过,我对警方说的证词,对你对张姐都有莫大好处。”说着话套上兜多多的采访服,飞快往兜里塞采访必备。二月天带寒,外头再加件兜很大的被风,包都不用带。

    李晓蔓眉头紧蹙:“张姐住处真的会被警察搜查?”

    乔若茜铁口直断:“这还用问?我说‘有可能’是客气话!不但会搜查住处,她还被带去局子里喝茶!她没给你留言‘不必打扫卫生’对吧?如果她没事,会不call你?你在鞋厂上班,张姐能不担心你是否平安?blabla……”

    一番话总算把李晓蔓绕晕,愣愣地被她拖出门,旋即又返回,从橱柜中取了一只双肩式背包,这才“姐俩好”地手拉手下楼。

    然而人家发傻也就是到楼下为止,经过冲晒店时一下甩开某记者,抓起电话,先是打传呼台留言,又打张姐家的座机……

    作者有话要说:  采访录音机:90年代中早期还没有数码录音机,是磁带式。可录60分钟的索尼微型磁带,外形尺寸 7.0μm厚6.35mm宽,因小巧便于保存,两千年后仍使用。

    。

    ☆、第七章、凶杀现场记者被拘

    小保姆不被无良记者所惑,跑冲晒店往雇主家打电话,把乔若茜恨的牙痒痒,暗暗决定被拒绝了就玩跟踪——李晓蔓的住处没鞋厂偏,先前她过来时看到有载客摩托,不论某保姆步行还是骑自行车又或打的,在这个交通常规性阻塞的城市,摩托都能灵活地跟上。【注】

    李晓蔓其实是想看警察有没有上门,见无人接电话,悄悄松了口气,智商随之回笼。

    她原就觉得警察不大可能去搜查张姐家,又不是发生了贪污案吸~毒案,是鞋厂车间发生爆炸事故,何况张姐并非直接责任人。

    她往传呼台给张姐留了言,却没等复机,笑道:“走吧,张姐不同意才会复机。”

    乔若茜暗喜,心道傻丫头,你那张姐这会铁定焦头烂额没功夫复机。

    然而说“傻”还真不知傻的是谁,她没注意到先前李晓蔓拨传呼台少拨一个号,打座机才是真的打通。这就叫人的自私性,阿蔓早已被说服,不想让她知道罢了,保姆带陌生人还是记者去雇主家,记者达成了目的也会没好感,给自己介绍工作的事说不定落空。

    拖了这么久,她已经想好怎么胡弄某记者,语带歉意道:“张姐住的地方有点远,我的自行车拉在厂里……”

    乔若茜立即道:“打摩托。”——带客摩托不讲交通规则,后座坐两个人寻常事,这下能紧迫盯人了。

    李晓蔓点头:“也好。呃,平日只要张姐没留言叫我不去,我就会去打扫,昨天刚搞了大扫除,不会有多少活。如果警察没来,您可不可以……”

    乔若茜打断:“我站在门外等你。”——休想!到了地头钻也要钻进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