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炮灰女 - _第8章 九零悬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李晓蔓一脸安心:“谢谢。张姐是作家,很乐意和记者交往,只是没有她允许,我不好带记者上门,再说她今天也不一定有空接受采访。”

    乔若茜十分理解,声称自己最崇拜作家,热情询问张作家日常。

    然而李保姆嘴紧,只告之张作家难得回家吃晚饭,如果回来,会提前call她,让她去菜场买菜。

    说着话两人到了小街,略等片刻便招到摩托车。

    张富姐的住处说远,是步行蛮远,坐摩托不到二十分钟。

    一时地头到,乔若茜跳下摩托抢着付了钱。举目扫两眼,是城市标准楼盘区,楼房挺新,售卖应该不足三年,小区门口有保安站岗。

    那头李晓蔓开包取出环卫工人的外衣,套身上后才朝里走,一边笑盈盈朝保安打招呼。

    保安显然对她很熟,回以寒暄,却将乔若茜拦住,让她登记一下。

    登记必须用身份证,某记者的真身份证押在鞋厂,所幸某搭档做事可靠,为她备了一张假证。这会顾不得违不违法,麻溜拿出来,一边声称自己是张姐的表妹。

    某富姐的“表亲”排排站,保安打哈哈,说亲戚也要办通行证,没办前都要登记。

    很快登记完,两人进了小区。

    李晓蔓从兜里掏出大口罩戴上,再戴上一顶打皱的环卫工人帽,把一头柔顺的乌发全部束入帽子里,又将帽沿压低,这下任是多靓丽的长相也变成负分。

    非休息日又在上班时间段,楼房之间的花圃中没什么人。

    入楼乘电梯,直上十二楼,中途进来一个白领模样的青年。

    一看电梯上行,他怒声咒骂了一句,然后冲李晓蔓撒气:“搞洁保的?怎么这时上楼?不会是小偷吧?”又望向大有气质的乔若茜,亲切提醒:“咱们可得小心,现在的小偷什么外包装都有。”

    乔若茜懒得跟他扯,简短道:“是清洁工,熟工。”

    说话间十二楼到,两人出了电梯,乔若茜宽慰地揽了一下李晓蔓。

    李晓蔓不在意道:“没事,习惯了。那家伙,人模狗样,其实是上门~服务的鸭。”

    乔若茜笑出声:“哈!你认识他,他不认识你!”

    李晓蔓撇嘴未语,何止认识,还拍过靓鸭照,只不便告诉茜姐,记者追根刨底怎么讲?

    话说张姐只让她拍阿龙的照片,但她穷丁当,当然要设法让相机产生效益,连去黑心厂上班都随身带,不定几时有生意。这种事当然不能张扬,任何一个雇主都不乐见。

    张姐的住房就在电梯之侧,她掏出钥匙,欲言又止地望向某记者。

    某记者很自觉,扬起双手靠边站,但离的不大远,只要小保姆打开门,她就能一个箭步冲进去,相信小保姆不够胆和记者干仗。

    李晓蔓料不到某记者如此皮厚,全无防范。话说回来,乔若茜一定要进她不会硬拦,只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

    她打开防盗门,又开木门。当她将木门一推,乔若茜猛地将她往后一带。

    李晓蔓踉跄间惊觉不对劲——好浓的血腥味!

    乔若茜侧头耳语:“去按电梯,按住等我。”

    李晓蔓返身扑向电梯,万分庆幸因看某鸭不顺眼,先前信手按下顶楼,这会电梯仍在上行,看显示灯快到顶,一会就往下。

    那头乔若茜将木门彻底推开,抽出照相机一通狂拍。

    客厅并非血案现场,真皮沙发彩色电视西式酒柜处处张显奢华。尤其墙上,大幅真人照片镶嵌在木框中装点四壁,主角张作家,脸蛋浓抹指甲闪彩,身上清凉的只差全果,其中一张还有男主角,明晃晃是黑心厂老板。

    她站在门口拍,角度原因无法拍全,必须进客厅。

    进去前她扭头一望,巧巧看到电梯门开,李晓蔓松手不按了。就在她以为阿蔓妹子要顾自逃走时,人家用背抵住电梯门一侧。

    乔若茜竖拇指朝李晓蔓比划了一下,转向门里冷喝:“警察!!!”

    吆喝未能从门里惊出罪犯,倒从电梯里惊出了某鸭,就见他撒脚奔向安全梯。

    乔若茜没分心旁顾,疑神倾听屋里动静,片刻判断可能无人,于是入客厅继续拍。

    补了几张客厅的照片后,她望向房门敞开的主卧,血是从那儿流出来的。

    她没急着去主卧,取出手套套上,再手握小型防狼喷剂,先往厨房,再往卫浴间。

    浴室不大,“风光”却比客厅还闪瞎人眼,倒是没藏人。她又走向关着门的房间,这是两房一厅的格局,主卧肯定没活人,要藏人就在这间房。

    转动门把,飞脚踢开……是一间书房,一目了然无人,风格和客厅浴室大不相同,墙上案几上没有美人照,是一间规规整整的书房。

    她深吸口气转向主卧,小心避开疑固的血迹。

    张富姐仰面倒在地板上,曾经清秀的脸扭曲,两眼死不瞑目地瞪着天花板。身上不知挨了几刀,血将她的银白色挑花睡衣大面积染成紫黑色。床头的保险箱敞开,证券股票契约书等散落地板上。

    她没走近细看,她是记者不是刑警,要写的是富姐花边新闻,不是深度罪案,知道的太多会被追杀。于是她冲着现场飞快拍照,直拍到三十六张拍尽,然后取下胶卷,又上了一卷新的。再掏出本子写下地址bp机号人名等,“唰”一声撕下。

    电梯那头,李晓蔓脸色发白,紧张地倾听,一边自我催眠——房里没动静就是茜姐没遇险,茜姐那么大能耐,肯定没事!对,镇定!自己经的见的多了,无非遇上一起凶案,也许死的是黑心老板,妄八蛋早该死了!

    忽地她看到乔若茜走出来,想出声却嗓子发干,惟有以目相询。

    乔若茜安抚地微笑,快步走到电梯门口,将胶卷、纸条和几张钞票塞进她的衣兜,然后轻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温声道:“交给你一个任务,完成了,我聘你当助手。食宿全包,底薪一千,奖金另计。”

    这工资在1994年对一介打工妹来说不低,而且不是虚薪,是食宿全包的实薪!

    李晓蔓激动地点头:“做什么?”话出口发现声音都有点嘶哑。

    乔若茜一笑:“很简单,你立即下楼、出小区,找个街头电话,按纸条上写的号码call杜记者,把纸条和胶卷交给他。他如果问三问四,你就说是我表妹,只知道表姐让你交给他纸条胶卷。”说到这儿探身看电梯指示灯,见已按了一楼,回眸盯着李晓蔓道:“打摩托打的士随意,务必一小时内送达!”随之将李晓蔓往电梯中一推。

    电梯门关,李晓蔓下意识揣紧口袋,忽地想起忘了问出事的是谁。

    乔若茜当然不会告诉她,李晓蔓没讲过张富姐的不是,谁知道是否有点感情,会不会拒不离开。她撞大运拍下的照片可不能被警察收缴,至于新闻报道,照老规矩打电话。

    你问她为什么不自己跑去街头打电话?喳,她在门口登记了,还是用假证登记的,跑掉麻烦大。所以她第一件事是剪碎假证,用抽水马桶冲掉。

    客厅座机没被损坏,她先前已经试过,第一个电话打通传呼台,给杜搭档留言,然后不理貌似被吓着的呼台小姐,挂断,再打110报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