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炮灰女 - _第13章 九零悬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书商没劳她等,派了一位跑腿小弟早早等在邮局门口。

    看到乔若茜,斜依摩托的某小弟两眼含泪:“老子快站成树桩!快拿来!”

    乔若茜一言不发掌心朝上,某小弟磨着牙从兜里取出年前就准备好的存折【注】,打开让乔若茜看了一下数额,冷声道:“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乔若茜懒懒将软盘交给他,劈手抢了存折,撇嘴道:“你现在能开电脑检查?兄弟,咱们是良心合作长久共事,别替你老大招恨。”

    某小弟嘿嘿笑:“我也就是等太久,发个小脾气嘛。哎,告诉你一件奇闻,听说那富姐的老爸看到新闻跑来了广南,带着积年的汇款存根跑去局子,说他抚养女儿到年满十八岁,有权继承财产,被警察喷走,又跑媒体找记者……”

    乔若茜察觉李晓蔓身子微僵,淡笑一声打断:“难怪那家伙会破产,脑子有病!他女儿涉案,财产肯定冻结。哼,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正好没收,捐助患白血病的女工。”

    某小弟哧笑:“那又未必,天晓得便宜谁,反正不可能便宜那老头。走了!”

    某小弟飞车而去,乔若茜拖着疲乏的脚步走向小吃摊,冲老板道:“烫两份青菜。”又对李晓蔓道:“想吃什么你自己点,我只想吃青菜,这两天一口青菜都没吃。”

    李晓蔓节俭惯了,脱口道:“我买了蔬菜,回去炒也就一会功夫。”

    乔若茜摇头:“在房里闷了那么久,总要透口气。”

    这时有推销啤酒的姑娘过来,乔若茜翻着白眼挥手赶人:“本人酒精过敏,本人年仅三岁,向来只喝乳制品。”

    李晓蔓起身想去士多店买,乔若茜拖住她:“不用!老板,来一瓶豆奶、呃,来两瓶。阿蔓,你也喝一瓶,对身体好。”

    李晓蔓忙道:“我吃了晚饭,喝杯茶就行。”说到这儿担心新雇主嫌弃自己小家子气,转而道:“饮食要正常,不然会犯胃病,您也要注意些。”

    乔若茜大感窝心,旋即觉得自己有病,以前老妈唠叨,怎么就嫌得不行?哼,必须一视同仁!于是环顾左右胡扯:“不会的,面包饼干巧克力哪样不好消化?就是没蔬菜,只好嚼茶叶。茶叶是好东西,古代北方大草原冬天没有蔬菜,全靠茶叶blabla……”

    在她的无边科普中青菜上来,老板热情推荐她喝碗菜粥,又向李晓蔓推荐鱼片粥,说能美容不会增肥。

    正此时一个帅哥晃过来,笑问:“阿茜,你改行了?”一边意有所指地瞄了眼李晓蔓。

    作者有话要说:  留职停薪:改革开放后的产物,始于上世纪80年代,盛行于90年代。“留职停薪”期间职工保留原身份,不领工资不升级不享受津贴、补贴和劳保待遇等,至于工龄计算等按申请时签订的合同办。

    。

    软盘(floppy disk):个人计算机(pc)中最早使用的可移动介质,读写是通过软盘驱动器完成的,常用的是容量为1.44mb的3.5英寸软盘。软盘存取速度慢,容量也小,u盘出现后被淘汰。

    。

    存款:我国《个人存款账户实名制规定》是从2000年4月1日正式实施。这之前,去银行开户并不需要身份证,取钱知道密码就行。

    。

    ☆、第12章、记者这行当啊

    走过来的帅哥是陈越。记者这工作有一样和酒楼服务生共通,别人休息他们大忙,娱乐记者回老家过年的更少。十点多对不夜城广南来说夜生活刚开始,陈娱记刚从住处出来。下午他回来早,是收到线报有明星今晚做完节目招一伙人开房狂欢,他奉命子夜去堵人。这种活几时收工不得而知,自然要先睡一觉,现在出来吃点东西。

    某明星订房的酒店不远,就在附近的五星酒店,所以他车都没开。不料这一晃悠,竟看见乔若茜和某靓妞坐在一块,于是酸溜溜冒出句“你改行了”。在他眼里某靓妞是有钱可挖的,别看某楼半新不旧,地点上佳,手里没几文租不起这儿的房子。

    乔若茜眼皮一搭便看出他在酸什么,觉得这家伙有职业病,难道任何一个美女都是混娱乐圈的?当下也不直接回答,笑道:“拼桌?这是我表妹阿蔓。”

    陈越立即热情起来,自拖一张椅子坐下——“表妹”不带前缀如姑表妹、姨表妹,在他们这个圈子中代表的是“一表三千里”,甚至不沾亲,只是亲友介绍来的。乔若茜还没连名带姓介绍某靓妞,又没有向靓妞介绍他,那就是不怎么乐意接待这个小靓妞,大可由他接手。他跑娱乐线早就练出一双毒眼,阿蔓看似靓丽,其实是“入眼娇”即不上镜。如果小靓妹想混娱乐圈,哈哈~可开发利用的价值不言而喻。

    他叫了一盘炒粉,很不见外地将李晓蔓没喝的豆奶拿起,笑言:“阿茜的妹子就是哥的妹子!哥叫陈越,娱乐记者,蔓妹做哪行的?有用到哥的地方,一句话。”

    李晓蔓求助地望向新雇主,乔若茜一笑:“我表妹会打字会拍照,初中毕业,家务做的不错,我留她在身边当个助理。”

    陈越立即递上一个有数的小眼神,一边大呼小叫:“初中毕业怎么了?歌星影星多的是初中出名的,这行吃的就是青春饭!还家务做的不错,我劝你不要大材小用,别耽搁蔓妹的大好前程。蔓蔓,听哥一句劝,爱拼才会赢,青春年少不拼,会后悔的!”

    李晓蔓不知该怎么回答,要说她没发过明星梦那是假的,床头贴着那么多女星照。但梦想只是梦想罢了,谁不知娱乐圈竞争惨烈。张姐还不是混娱乐圈的,只想多挣些钱、让自己生活的好些,结果呢?大学毕业,做二奶、死于非命!当然这里头有张姐自身的原因,只是以张老师的为人,她的女儿不可能一开始就那德性,从张姐醉酒后的哭诉,也知她是碰的头破血流才走上那条路,这充分说明世道不好混。

    迟疑了一下,她浅笑道:“陈大哥抬举了,我连做茜姐的助理都不知能不能做好。”

    陈越心的话肯定干不好,正宗助理,凭你一个初中毕业生、好吧,初中生也有成为名记的,但那要看天分,万里无一,瞧你这付小模样不可能在其中。而俗称“保姆”的生活助理,乔若茜要什么保姆?整天东奔西跑踩钢丝,带个保姆在身份纯属累赘。

    于是他大摇脑袋:“人啊,最要不得的是妄自菲薄,改天跟哥跑跑!就凭妹子这脸蛋这身材,绝对有红的潜质。”

    乔若茜觉得不能不出声了,先前她就不舒服,以理智克制了自己——帮人要看值不值。让李晓蔓住过来后,她反省自己有情绪化之嫌,故此陈越来搭腔,她刻意设个陷阱考考小助理。如果阿蔓被陈越一捧便找不着北,自己还是省省心。难得阿蔓清醒,岂容陈越强拽?

    恰好炒粉送上来,她抢着替陈越取了一双筷子,笑道:“有潜质的美女多了,能红的有几个?咱们脚踏实地说话,混个温饱就够,做实在事挣辛苦钱。”

    李晓蔓频频点头,跟着张姐时没白跟,她学了乖,如果张姐不是嫌朝九晚五上班太辛苦,一个大学毕业生能找不到工作、沦为二奶?

    乔若茜越发觉得自己眼光好,应该对小助理负点责,斜眼道:“阿越,这阵我忙死,你如果有点空闲,帮我表妹把这边的暂住证办下,如何?”

    陈越一愣,李晓蔓本能地不想麻烦看着不靠谱的帅哥,急道:“我自己可以去派出所办吧?”

    乔若茜摇头,俯身过去低声告诉她吃某碗饭之“必知”,比如不能将暂住证的地址落在403房,住处要保密,最好落在同一栋不住人而是工作室的某套房间,这样警察上门查暂住证也不怕,来窜门玩玩不行?

    陈越一听自是会过意——某靓妞不能随意卖掉,乔某难得地动了博爱之心。

    扫兴之余,他觉得不妨借此交个好,毕竟乔若茜的各路关系同样天上地下不可言说。于是面容一肃:“交给我办,阿蔓有现成的证件照吧?那好,把照片给我就行。只管放心,阿茜的妹子就是我的亲妹子,坑谁也不会坑你。”

    乔若茜意味深长地笑道:“当亲妹子就好,有些饭我们吃不了。”

    。。。。。。。。。

    不提陈越几时帮李晓蔓办好新的暂住证,反正旧证暂时还能用着。

    大年初二李晓蔓便跟在乔若茜后头跑开了,那个“能吃苦就能干好工作”的信念被碾成渣!别的不提,面对采访对象,她发现自己的写字速度太慢,人家讲十句,她只能勉强记下两句。回来整理录音,乔若茜给她一盒60分钟的小磁带,一小时下来她整理不到一刻钟【注】,还有些听不懂,证明初中生就是初中生,水平不够。

    在广南市采访了两天,乔若茜带着她飞向摩都,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坐飞机,起飞降落时耳朵轰鸣、生疼。走出机场,气都没喘一口便直奔张富姐就读的大学。

    你说现在放寒假?放心吧,大学永远有不回家过年的学生留校,老师更住在校园中。她们顺利找到张富姐大学时代的辅导员、在本校攻博的本科同学,还有当年张富姐那栋宿舍楼的看门大妈等。有的采访顺利,有的人爱理不搭,还有直接让她们滚的……

    接下来奔到她的老家小县城,采访张富姐从小学到高中的班主任、同学及临居亲戚等,小李筒子都记不清采访了多少人,反正白天黑夜连轴转,因为晚上还要整理录音。一向生活规律的她生物钟整个被打乱,迅速达成倒头就能睡大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