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炮灰女 - _第127章 九零悬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伊登大笑,夸她够爽快,拍胸保证不折不扣办好这事,然后开了一个令人牙疼的高价。所幸夏老板替三人行动组预付的赌资够多,带上船的现金又除了不得不花的,都是左口袋放右口袋,倒也不至于付不起。

    有“赌轮手段”倾力配合,萨拉次日没能昏睡,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扔了些钱打发掉dick。谁让这小子昨天不识眼色拎酸吃醋,害她没能尽兴。再说她要往港市见偶像,暂时不需要小情儿,dick留在她身边的时间也够长了,该换换口味了。

    如此这般,乔若茜携萨拉顺利登上接送客人的海船。上船后两人“巧遇输光赌资被赶下赌轮”的霍庚,公子哥热情邀请她们去某小岛游玩,说他在那里有一套私家别墅,分分钟调笔钱征战港市赌马场。见明星什么的更好说,某著名娱乐公司就是他家亲戚开的,某某明星便在这家娱乐公司的旗下,至于别的明星,那也不会不给娱乐巨头面子。

    乔记者大喜、萨拉欣然首肯,很快一帮人转乘霍庚亲戚家的游轮。

    然后……没然后了,某游轮在海上遭遇“海盗”,船员中有“海盗的内应”,贵客统统被五花大绑。话说以夏萨拉的高调作派,不绑架一次对不起她的作死。

    期间“女保镖”李晓蔓奋起反抗,被“击毙”扔进大海,吓得萨拉两眼一翻晕过去。

    这下不用劳烦乔若茜、李晓蔓再演戏,两人登上摩托艇开溜,她们本就没护照,不便赴港市。而且她们还有自己的一摊事要忙,这不是李晓蔓快开学了嘛,她们准备在广南师院附近租套房。以前李晓蔓落户的那套广南下属县城的房也可以卖掉了,得去中介公司挂个号。

    这之后乔、李再没见过sarah,倒是和霍庚还有交往。

    祸根筒子受了刺~激,“诱拐公主行动”结束后,退出京城纨绔圈做宅男,潜心研究“灵魂学”,在bbs上传播封建迷信。随着互联网日渐走进普罗大众的生活,他混成网上算命大师四处勾搭,包括乔若茜及其同事、李晓蔓和她的同学……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结束。要写可以一直写下去,但炮灰选了另一组案子,觉得换个角度并换主角写更合适。

    接下来是番外,这是百合文,但一直是案例为主钱,得写写情感线,让百合花盛开。

    。

    接档新文是娱乐圈纪事,百合文。案例依然来自姑姑的笔记,和网上的娱乐圈文不同。

    (●5●)炮灰的接档百合文:娱乐圈虾米(打不死的小强坚决不认命!)

    。

    ☆、美腻的三月三(1)

    大学时代恋爱季,情人节超多,阴历阳历东方西方的全拿来用,本土少数民族的当然也不能少。

    三月三,苗族黎族等多个少数民族的情人节。1997年的三月三没赶巧逢周末,大学不可能放假。广南师院培养老师,本省就有几十个少数民族,毕业生将来少不了有到少数民族地区任教的,所以对这个节日比较重视,晚上举办联欢活动。但同学们等不及,中午食堂的学生便少了一大半,双双对对跑外面吃情侣餐去了。

    96届中文系的单身汪们打了饭菜凑一块,伪单身汪李晓蔓§楚蔓也在其中。

    小李筒子改名是为免李家有朝一日找上自己,于是接受乔若茜的建议,前年转户口时借助彭氏的关系改了,然后再次转学,以“楚蔓”拿的高中毕业证、考进大学。

    姓楚,是她曾以“楚珧华”的身份在某贵族高中卧底(第五卷),考虑到将来的交往圈子,有可能遇上老同学,甚至和原身撞上,便向楚珧华的父母打了个招呼,混充亲戚。而保留“蔓”,则因为她一直用“阿蔓”为笔名见报(往下就用阿蔓做她的名字了)。

    却说中文系女多男少,但也不是所有男生都脱单了,残存了那么几个。其中一位属标准的歪瓜裂枣,身高不到一米七,体重超过九十公斤,脸上还长满青春豆。

    女生强许多,以颇有些姿色、自视较高的为主,其中一位是班花。歪瓜胖男生欠缺自知自明,半真半假地向班花献媚。

    班花恼火,冷笑道:“我是大俗人,要么找富翁,要么找帅哥,你不合格,边儿去!”

    如此坦率,引得女生们咯咯笑,是那种善意的笑,这年头纯情小白莲不时兴了。

    男生们不得劲,一位眼镜男半阴不阳道:“有理想是好的,就怕高不成低不就,拖成老姑婆,最后来个‘男的、活的’就行。”

    这笑话来自手机短信,说的是挑剔的女子,随着年龄变大择偶标准一路下降。

    班花眼一竖:“将就?老娘辛苦考上大学,凭什么嫁个不上不下的男人?我才不要委屈自己,要么有钱供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么长得够帅,让我过一把恋爱瘾。”

    女生们哄然叫好,男生们大起嘘声,说帅哥和有钱男人都是花心的。

    一位女生反驳:“男人哪个不花心?自己都养不活的还发梦开后宫呢。”

    另一位女生接腔:“或者娶一个富家女少奋斗二十年。”

    又一个女生用筷子指着眼镜男道:“说将就,你怎么不将就?看看我们阿蔓,勤快安份从不招惹是非,标准的贤妻良母,也戴着眼镜,跟你天生一对!”

    眼镜男一张脸扭曲,怒瞪了某女生一眼,他心仪的姑娘是班花!

    阿蔓也有些着恼,怎么火烧到自己身上来了?她在班上人缘不错,首先不住宿舍,平日可能发生的小摩擦大减;其次她刻意丑化外貌扮书呆子,不跟女同学抢男生;第三她上课认真成绩好,翘课的同学要抄笔记,找她从不打回票。

    md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她才要呛声又忍下,这么点小事犯不着。

    于是她笑眯眯道:“少乱说!这年头靠脑子吃饭,能考上大学的谁没有一颗好头脑?咱们班上的男生有一个算一个,真想娶美女谁娶不到?无非多奋斗几年,男人四十还一枝花呢,我可不敢害谁将就着娶我。”

    这回换男生大声叫好,猛夸阿蔓有内秀,一定能找到好对象获得幸福。

    女生们不是滋味,用看叛徒的眼神看她,起哄要将她配给看上“内秀”的男生。

    阿蔓将饭碗一顿:“我挖了你们家祖坟?想清清静静独身都不行?!这么喜欢做红娘,去婚介所兼职!”

    众人没料到向来未语三分笑的女书呆会发火,一女生咕哝:“玩笑都开不起。”

    阿蔓大力点头:“现在你知道了,吵不赢我还会上拳头,别惹独身主义!”

    阿蔓同学身体棒力气大,早在入学军训时大家就知道了,看她沉着张脸将指节按的咔嘣响,胆小的赶紧捧着饭菜转移,反正食堂空桌多。

    班花忙转圜:“我宣布我也是独身主义,找不到合适的坚决独身!”

    眼镜男说她才十九岁,婚龄都没到妄谈什么独身。班花点头认可,说大一生急什么,大学里谈恋爱的十对不知能不能成两对。

    话题就此岔开,一场尴尬化去。阿蔓却有些沮丧,食不知味地拨弄饭粒,反省自己段数低,像茜姐高举独身大旗,说三道四的人多着,一直处理得很好,从没为此跟谁红过脸。

    她说“不敢害谁将就着娶我”其实是抄袭乔若茜的原话,但在校外这样讲没问题,外面的世界仍是以男性为主导,校园中尤其是以女性为主的中文系,讨骂!

    沮丧过头的她默默仇视女同学,不是好东西!统统欺软怕硬、忘恩负义!

    她无视班花刚刚帮过自己、给所有同班女生按上这么大的罪名,是本学期竞选班干部她惨遭滑铁卢,而班上女主占多数,决定班干部人选。

    话说她并非天才,高中又只读了两年便高考,高考成绩在班上一般,入学时自然不会妄想做班干部,便没报名参加竞选。但上学期她各门功课全优,乔若茜又说做班干能锻炼自己的能力,这个学期她便参加了竞选,结果得票不到总人数的六分之一,好丢脸……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