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炮灰女 - _第128章 九零悬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后来有位老借她笔记抄的女生告诉她,说是她拿到奖学金遭嫉妒,某某又某某某说她是孤儿(她不可能自我暴露原生家庭,只填了“表姐”乔若茜为联系人),孤儿的心态多少有些不正常,像她就只会死读书,性格呆板,当了班干肯定和班委会的其他同学合不来,搞个活动也不可能合班上同学的喜好,大家都憋屈。

    想起这事她就有气,心态不正常?太刻薄了吧!虽然说小话的女生喜欢摆弄是非,但她拿到奖学金后,那些或明或暗的嫉妒、排斥,她又不是没感觉。

    越想越来气!说起来她并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或许因为这几年过得太顺,尤其进大学后,班上同学某种程度上是捧着她,谁知几时就需要抄女书呆的笔记呢?再则一个好说话、成绩又好的呆女生,很难让人讨厌。

    我们的阿蔓被捧出小脾气了,满以为有把握的竞选班干失利,对她打击不小。

    这会她鲜有地吃不下,索性不吃了,史无前例地将剩下的饭菜扔进垃圾桶。倒完,她不期看到某女生一脸天塌了的表情,气哼哼扬长而去。

    在竞选班干部失败后她做过深刻反省,乔若茜也帮她一块分析,最后的结论是班上同学虽然对她有好感,但她不大合群,比如从不迟到早退缺席、不参加同学们的疯玩瞎闹;从不梳妆打扮,也不和女同学一块谈论服饰化妆品等等。现在又发现一条:不管男生女生,抱怨食堂饭菜难吃、吃不下倒掉是常事,而她从没抱怨过、直到今天才倒过一次饭菜!凡此种种,显得鸡立鹤群,选班干时同学们不投她的票不是很正常嘛。

    乔若茜认为人应该活出自己的个性,况且她那些“缺点”并不是缺点,没必要为了迎合别人改变自己。她觉得很有道理,她还觉得当班干耽搁学习时间呢,不当就不当!

    学生学习排第一!阿蔓同学雄纠纠气昂昂往教室去。

    下午第一节是在某阶梯教室上大课,时间尚早,她准备在教室打个小盹。虽然租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但校园老大,出校园就要走一阵。起初她买了自行车代步,奈何这玩意太招小贼,据说不掉几辆自行车不算广南人,她掉了两次索性徒步,全当锻炼。

    正走着,胖男生追来,大呼小叫要她等等。她停步回头,问有什么事。

    胖男生挑剔地上下打量她,高高在上道:“晚上请你做舞伴。”

    谈恋爱的节奏?阿蔓同学忍住不快,茜姐说过遇上这种情况千万不能一个冲动口出恶言,没什么事比在男生示好时出言不逊更易结仇,这种仇是无解之仇,最易招惹无理智的报复。

    于是她迅速调整好心态,一脸诚恳道:“这是我第一次得到男生邀请,太感谢了。但我没空参加联欢活动,永远不会有空参加这类活动。我惟一的优势是成绩,我又不比谁聪明,全靠下死功夫。我知道你是好心同情我,但这容易让人误会,你一个广南人,肯定能娶到自己喜欢的漂亮姑娘。”

    胖男生纠结又骄傲,他高考成绩不差,读师范学院的原因和阿蔓一样是为省学费:临高考他父母双双下岗【注】。所幸他是土生土长的广南人,家里有些积蓄,又有亲戚帮衬,不至于读不起大学。他家人口也不多,姐弟仅三人,姐姐当时读大三,现在已经实习,在亲戚家公司实习,工资还行;哥哥开的士,父亲下岗后父子俩轮班合开一辆的士,这一时期的士司机收入不错;祖父母又还能做,摆摊修鞋,妈妈在鞋摊边摆个缝纫机修衣补衣,收入比上班时还高些。如今阖家已经缓过来,他也有心思找对象了。

    男生都是颜控,他确实是出于同情才决定将就着和阿蔓试试,心想娶阿蔓这种孤女做老婆或许不错,将来他虽然没有外家帮衬,也不会有外家的拖累。

    阿蔓一瞧心里有数了,笑道:“我的独身宣言是真的,这一生与书本为伍……”

    胖男生脱口道:“想考研究生?”——比自己学历高的女生他可不想要。

    阿蔓不置可否,深沉道:“我表姐说过人生志向要早定,上高中时我就定下志向。我上高中读大学都是我表姐供的,我不可能心安理得,将来一定要还,现在也要尽力减轻我表姐的负担,每个学期的奖学金我都要拿下,不会有任何消闲时间。”

    胖男生麻溜败退,找这种女朋友,要不要帮交大学费用?他家可挤不出这笔钱。

    阿蔓两眼骨碌转,琢磨主动将某些话传的人尽皆知,现在的大学生一个比一个明智,知道她负债在身,那些条件一般、想找个保姆型女友的男生不会考虑她;而有钱男生不会找女书呆,这方面的麻烦一扫空。

    她和胖男生是在校道林荫下短暂交谈,烦恼了几秒钟“被人看到了会传出什么流言”,她突然灵光一闪:下午翘课!中午被气到,又被矮挫肥男纠缠,气病了!让同学们内疚去!就算她们不内疚,以后说话也不敢放肆,她已经拉下脸,下次再敢胡说,怼翻天!

    就这么办,中文系偶然翘个课影响不了成绩。她也不像自己说的非要拿奖学金,跟在乔若茜后头跑了几年,好歹有些关系,替企业做些书面翻译就够生活。

    上学期她是底气不足,才把精力主要用在学习上。一个学期下来淡定了,而且她上大学前就炼出了自学能力,为了必要时请假协助茜姐,她一直有备无患地预习,自学进度远远超前教学进度,上课等同加强理解,还真不怕翘半天一天课。再则“生病了”,还能顺理成章翘掉晚上的联欢晚会。她为免曾经的“艺员穆莎”(见第二卷)影响自己,从上高中到上大学从不参加学校的文艺活动,今天晚上联欢开舞会,大家都要上场,要求打扮得漂漂亮亮、不得缺席,她正头疼怎么混过去呢。

    主意打定,她马上给乔若茜发短信——三月三应该和茜姐一块过嘛!

    乔若茜在粤北山区少数民族某县,距广南仅两三个小时的车程。话说富裕南方也有相对贫穷的地方,粤北山区古有“穷到骨中空”之说,现在也落后于祖三角地区,自然要借美好的三月三为经济搭台招商引资。港市即将回归【注】,故此今年办的格外热闹,连办三天活动,某财经导报当仁不让参与其中,是多个少数民族县市“三月三”的协办单位之一。

    却说小乔筒子接到蔓妹子来电,开心不已,她牵头的项目荣幸地列入正日子签意向书,上午办完了,正好有空!只是报社广告部拉的项目在明天上午签,她还不便离开。但广告部主任会在晚餐前驾到,专门来喝酒拉关系的,她想届时有没有自己不打紧。哼,也该给自己放一个小假,陪蔓妹子见识少数民族风情……

    作者有话要说:  下岗:下岗职工现象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起初不叫下岗,沿袭80年代的叫法称“留职停薪”,或“厂内待业”、“放长假”等等。后随着国企改制越来越普遍,到90年代中后期职工下岗达高~潮,引发广泛关注,这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必然现象。

    。

    香港回归:时间是1997年7月1日。澳门回归是1999年12月20日

    。

    ☆、美腻的三月三(2)

    广南市距乔若茜所在的粤北少数民族某县看似没多远,但市区常规性塞车,从广南师院赶到市汽车站都要小半天,阿蔓索性打摩托跑到市郊车站。

    不料大巴上了公路仍塞车,硬是挨到靠晚才到。好在阿蔓同学早有思想准备,下车后才打乔若茜的手机,问她在哪儿,说马上坐三轮过去。

    乔若茜以为她是放学后坐班车过来,把塞车时间算上,怎么都要晚上七八点才到,故此跑去某个活动现场拍美食照片。这种地头,加上快到晚餐时间,可谓人山人海。她忙说了附近的街头标志性雕塑,说在塑像下会面。

    节日的街头,开车还不如走路快。乔若茜一二一跑到某雕塑前,这里同样人头涌涌——三月本是南方多雨天,今天老天爷成全竟然大晴,各路表演队载歌载舞。这会在雕塑前的小空坪上蹦跶的是一队小学生,周边好些围观的路人。可怜这些校园的花朵,p大年纪便要为本地经济发展做贡献,谁让他们没有中考高考压力呢?这三天时间,城区和周边镇的各小学都要登场,街头、公园处处可见小盆友们活泼的身影。

    没办法,她只能指望手机这个神器,相信多通两次话总能找到阿蔓。

    未料白担心了,双方“接头”非常顺利——首先公然开来美食一条街的机动三轮车很少,第二蔓妹子十分醒目!

    这不是要跟茜姐见面嘛,咱们的阿蔓同学落力打扮了一下,丑兮兮的平光眼镜去掉了,六七十年代的老土齐耳短发也“消失”了,用一条钩边白色丝巾将头发全部掩去,垂在背后的丝巾之尾随风而飘,显得十分灵动。三月的南方不冷不热,她上穿一件贴身的白纱中袖衫,勾勒出凸凹跌荡的妙曼身材;下穿白底浅纹裙裤、白波鞋,连随身的轻便旅行包也是白底青边,优雅又利落。

    街上行人大多身穿五颜六色的民族盛装,阿蔓提包起身,一袭素色充分演绎什么叫“要得俏一身孝”。适逢夕阳西下,瑰丽的夕阳将天空渲染成一片暗金色,越发衬托得她好似九天仙子降凡尘,引来无数注目礼。

    乔若茜一身路人甲装束,丁点不起眼,惟有大力挥手快步跑过去。

    两个姑娘站一块颇不相衬,某人好似丑小鸭伴天鹅,但乔大记者欠缺自觉性,放肆地揽肩搂腰竖眼诘问:“下午没上课?翘课?”

    阿蔓不想说扫兴事,那点同学间的小矛盾她又不是处理不了,当下夸张地撇嘴:“今天逃课的太多,下午我还敢去上课,是吃了狼心豹子胆、公然站在群众的对立面。”

    乔若茜直乐,她其实没当回事,遥想她读大学时转向搞新闻,翘课那叫一个多,不然以她的学习能力也不会成为“及格万岁”的毕业生。

    疯笑一阵,她拉着蔓妹子便跑,说:“给你介绍一个好朋友。”

    大记者要介绍的是广南师院大四实习生、校学生会前会长。这也叫无巧不成书,跳舞小学生中的领队老师之一便是这位同学。不过说赶巧也算不上多巧,乔大记者踏点的地头肯定比较重要,记者较多,zf当然会将有些新闻点的人物往这边安排。

    阿蔓上大学时某学姐已经卸任实习,两人没照过面,但几句话一说也就熟了。

    乔若茜在一边滔滔蔓妹子新闻方面的“骄人成绩”,那意思不言而喻。

    学姐便询问某学妹在不在校学生会,阿蔓汗津,告之上个学期忙于学习没报名,这个学期倒有点想法(停留在“想法”,是选班干部时受的打击令她自信不足)。

    学姐马上打手机给她的前副手、现任校学生会会长。阿蔓紧张:“我请的病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