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炮灰女 - _第130章 九零悬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殷家农庄和标准化酒店不同,实行富有人情味的“东方服务”,熟客不用自己去前台登记,服务员跑来小楼。

    农庄的服务员不是服务业惯用的年轻男女,殷媛响应zf的号召、帮助zf解决下岗职工再就业,雇的主要是四五十岁的面相和气的中年人,给人的感觉仿佛进到真正的山乡。替她们登记的便是一位年近半百的大妈,特地提来“自家煮的”醒酒汤。

    你问大妈怎么有先见之明?哈,大过节的,怎么可能不喝几杯?

    原汁原味的吊脚楼一楼是养鸡养鸭放农具等,这里当然不是,一楼是客厅和洗厕间,以及晾衣服的竹廊——把竹帘拉下来可以挡风雨,顶上去,通风透阳光。客厅也是这种格局,招待来客时可顺便赏景,只有隔在一侧的洗厕间是封闭的。

    乔若茜一口气干掉大半碗醒酒汤,然后声称要将数码相机中的照片导出来,吩咐李晓蔓登记完便赶紧洗澡睡觉,然后提着笔记本电脑【注】独自跑上楼。

    阿蔓看穿某人又想逃避,暗暗咬了下唇。两人至今停留在亲亲抱抱阶段,有时候她都怀疑是不是真的没必要走到最后一步,谁规定情侣一定要做那种事?但又不甘心。哼,黄米酒度数虽低后劲足,茜姐已经半醺,且看能不能一举拿下!

    她为此可是下了许多功夫,仗vcd产业呈爆炸式发展,这几年动作碟片在街头巷尾盛销,她买来偷偷看。看完却不敢拉乔若茜一块看,因为无论哪种类型都缺乏美感,活像施虐。这事她很不能理解,无论黄文还是黄碟,做那种事都像施虐,好像不嘶吼哭叫搞出一身青紫就不是做~爱。她估计以茜姐的钻研精神应该也私下看过,然后成了“性~冷淡”。

    她觉得自己也要变成冷淡派了,故此一直没有走出最后一步。但她又觉得可疑,如果做~爱就是施虐,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热衷?难道绝大部分人都是施虐狂、受虐狂?

    终于她冒充恐婚分子向妇产科医生、心理医生求教,得知动作片小说什么的属夸张,这种事因人而异,大部分人都是温和的。细想想,应该是这么回事,什么一搞就是通宵甚至几天,承受方爬都爬不起来,那已婚的人还能正常上班?

    她曾试探着在茜姐面前提起这话题,老被绕开!乔大记者是语言大师,她琢磨不能谈,不都说做~爱是做出来的。

    洗过战斗澡,就着水龙头搓干净衣服,她在两套换洗衫中犹豫不绝,一套是乔若茜都没见过的性~感睡~衣,一套是可外穿可当睡衣的t恤配中裤。

    考虑再三,她穿了中规中矩的那套——不能让胆小如鼠的茜姐心生警惕。

    打扮停当晾好衣衫,她将摆在客厅茶几上的电热开水壶插上电,再将茶叶一盒盒打开。

    茶有五六种,红茶绿茶花茶乌龙茶等一应皆全。她选了常见的菊花茶,这茶含有丰富的氨基酸又不影响睡眠,清热解毒抑制痢疾杆菌,晚饭是在不够卫生的路边店吃的,喝菊花茶最好了,嫌味苦,自己加糖。

    泡好茶,她取了农庄配送的小袋白砂糖,再捎上没喝完的醒酒汤,不紧不慢上楼。

    楼上没有客厅,搞了一个富有民族风情的小阳台。卧室两间,一间单人房一间双人房,配一个洗厕间。这会单人卧室敞开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正从数码相机中导出照片,乔若茜人影不见,听动静在洗厕间。

    阿蔓想了想,没将茶盘放进房间,而是放在阳台的小圆桌上,爱爱故事告诉我们,营造浪温气氛是很重要的。然后,她跑去楼下洗厕间取吹发筒——照片数据大,导出有一阵,按乔若茜的急性子,顶多将头发吹个半干,反正等导完数据再刻好vcd盘,头发肯定干了。

    她估的不全对,某个大大咧咧的主儿就没吹头发,只随手在肩上搭了一条干毛巾。

    半长发,横搭的毛巾没有头发长,发梢水珠打湿某人的睡衣。阿蔓回到楼上时,看到某人正站在阳台上喝茶,那豪放的姿势好似在迎风喝酒。但茶凉的没这么快,有些烫嘴,某人只能小口小口抿。热汽升腾氤氲眉眼,令她看起来少了几分犀利,多了几分柔和。

    阿蔓扬起风筒,语带责怪道:“酒后一身湿,诱发痛风没商量!年轻时不注意,年纪大了有得你受罪,赶紧坐下来吹头发。”

    乔若茜表示自然风干才有益发质,人却老实坐下、端端正正坐好,又抱怨醒酒汤涨肚,所谓的醒酒其实是让人老跑厕所排泄,再不要喝了,不然晚上别想睡好。

    阿蔓懒得搭腔,专心在她的脑袋上做文章。凉凉温温的夜风轻吹,带来混合着泥土气息的草木清香,宛如情人的手拂过,令人无以自制地心猿意马。

    乔若茜了无警觉,随口叨叨今天街头的小学生表演,认为小学老师也很辛苦,建议阿蔓毕业实习不妨选择中专学校,说本科毕业生当中专老师并不是没有。

    阿蔓同学暗吐槽,关于做老师,她只在考上大学那会随口说过一次,结果竟被乔若茜牢牢记住,时时拿出来说一通。她一直含混着没反驳,因为很享受某人带点不乐意的语气,太可乐了!她真正想做的始终是某人的助理,鉴于大学生找工作难,她不想令茜姐为难,已打定主意能进报社就进,进不了便以私人助理的身份存在。好歹她会两门外语,就不信靠接私活挣的钱不及领工资。嘿,等到大学毕业时再讲出来,让某人惊喜一下。于是她一派淡定地表示自己才读大一,未来朝哪方面发展,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仗今天大晴,三月三出了一勾弯月,娇俏地挂在林梢。

    天空星光璀灿。农庄和路边店一样用的是便宜的、富有乡土味的满天星灯饰,披挂在顺山坡高高低低的树木和灌木丛中,不密集,细碎的彩光东一簇西一簇,零零散散衬托星光。这时节尚无虫鸣,山地的夜格外寂静,透着那么股神秘的味儿。

    阿蔓的手指灵活地在某人的发间穿插,乔若茜的发质浓密坚硬,这是她会留半长发的原因,短发反倒难打理。据说发质坚硬的人,性格也好强,但这会随着阿蔓的动作,她越来越放松,整个人窝进带扶手的藤椅中,像一只慵懒的猫儿。

    再坚硬的发质洗净、梳通、吹干后也会变得顺滑,阿蔓搁下风筒,缓缓替她做头部按摩。

    恰到好处的揉捏令乔若茜越发放松,一脸享受,竟打起了小呼噜。

    阿蔓眼神微黯,因为某人一般情况下不会打呼,肯定是累过头了。这可怎么办?瞧这主儿睡得天经地义、义无反顾,自己一番图谋又要落空!

    她失落地松开手,不料乔若茜蓦地一蹦而起,像被惊醒的豹子警惕地四顾,进而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连个过渡都没有便双手高抬伸懒腰,打了一个哈欠。

    就见某人的眼睛眯成两弯小月牙,一头乌发散开,粉色的舌尖露出,被米酒染红的唇瓣仿佛涂了唇膏,脸蛋泛绯,说不出的缱绻恣意旖旎……

    阿蔓浑身涌起燥热,只觉得嗓子发干,一颗心激烈地跳动,又好似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在沉沦,沉沦到不可自拔,无法解脱,她也不想要解脱。

    乔若茜某方面超敏感,懒腰还没伸完便往房间跑,嚷嚷:“照片肯定导完了!”

    照片确实导完了,小乔筒子这头拨线,那头紧随后面的阿蔓抢了椅子坐,右手移动鼠标调出刻盘软件,左手摊开。乔若茜忙从电脑包中翻出vcd空盘递给她,充分显示什么叫配合默契。

    交接时两人手指碰了一下,乔若茜只觉得一股强烈的战栗从指尖过电般窜向全身,惊得连退两步兀自哆嗦。活见鬼,多么平常的接触,怎么会起化学反应?

    阿蔓恍若未觉,漫声道:“累坏了吧?你说你,忙起来不管不顾的,一点节制都不懂,快歇着,一会给你按摩。”

    乔若茜满心想说不用按摩,行动却是乖顺地走到床边趴下,暗自琢磨非正常反应多半是疲劳过度造成的,有时不经意碰到桌边椅角,也会发生触电现象嘛。

    阿蔓怕她又睡着而自己不忍心吵醒她,没等盘刻好便起身走过去。

    乔若茜感受着蔓妹子温热的手在她的背上用力按动,明明常有的事,这会竟然莫名紧张到肌肉发僵,然后听到阿蔓的责怪:“放松点,僵成这样,已经患上肌肉老损么?”

    乔若茜吭哧道:“那酒有问题,路边店的酒再也不要喝了。”

    阿蔓低低哧笑,一手滑向她腰间,一手照着她pp拍了下。

    乔若茜大羞,急翻身:“干干干什么……”

    “馋酒还找借口,你说你该不该挨揍?快趴好,我检查一下你有没有腰肌劳损。”阿蔓严肃地将她翻转,专业地在她的脊椎上按揉,鄙视道:“这点痛都受不了?麻烦大了!好啦好啦,忍着些,我力度放轻点。”

    乔若尴尬不已,咕哝自己不是豆腐做的。

    阿蔓随口附和,却说到做到动作越来越轻。乔若茜想说可以加重些,愣是出不来声,只觉得阵阵眩晕,好似被温温的火焰烘烤,整个人难以自拟地颤抖。

    阿蔓暗喜,果然“性~冷淡”什么的是扯,渐渐动作变成抚~弄。

    乔若茜深封的渴望终于被唤醒,呼吸间身子酥酥麻麻,仿佛有细细微微的电流放射性蔓延。对某件事她不可能没想过,却总是下意识地不愿往深里想,或许可能真的有些性~冷。然而渴望真的涌起,她也不是委屈自己的人,手一扬将蔓妹子拉倒。

    刻完盘的电脑害羞地暗了屏,窗外弯月星光灯火给吊脚楼披上一层宁谧的纱衣,屋里红浪翻腾,深邃神秘的夜还很长……

    作者有话要说:  百合花终于开放!不过对她们来说生存更重要,现在生活还算不上安稳,爱情也需要更多的时间酿醇,所以番外还有两章。

    。

    笔记本电脑:1985年世界上第一台笔记本电脑诞生。此后十年里,笔记本电脑缓缓地进入中国市场。截止1996年,笔记本电脑在中国大陆pc市场中所占比例不到1%。本章的背景是1997年春,乔主角可以拥有笔记本电脑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