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 - 初次见Yi 她的城(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苏琳琳一走,一璃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不见。靠着刚关上门深呼一口气,她缓缓坐在地上,头埋在屈起的膝盖里。此刻的自己和现在电视里八点档的苦情女主有什么区别,一璃内心苦笑。知道yi还活着,还活的这么好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知道他幸福快乐,还有一个他爱的人陪伴,不就够了吗?这本来就是她对yi全部的期望,不是吗?六年的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一璃以为自己早已麻木了,此刻的心却感受到久违的酸涩。明明老天爷已经告诉过她了,有多期望就能有多失望。难道自己真的还在奢求yi离开前那句只能算是安抚的承诺吗?

    不能再哭了,一璃告诉自己。今晚在浴室里她已经把泪水的份额用光。泪水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只会让伤害你的人变本加厉,这是一璃早就吸取到的教训。

    让一璃如此痛彻心扉的罪魁祸首,对这些浑然不知。司意和夏隐泽散场后回到家,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蜷缩着一个小人,一旁落地灯散发的微微橘光温柔的洒在披在小人身上的毛毯上。

    司意心一暖,脱下带有烟酒气的外套,走过去轻轻的把她抱起。

    感受到手触碰时传来的温度,啊梨睁开眼,惺忪到:“终于回来了?”

    “嗯,困了就先回床上睡,小心生病。”司意稳稳的把阿梨抱在怀中,往卧室走去。

    “不生我气了,嗯?”尾音轻轻上扬,带有一丝笑意,目光中的柔和的戏谑在昏暗的灯光中不甚明显。

    “我等你回家不可代表我就原谅你了”,语气有些傲娇,感受到托住臀部的手有些不老实,阿梨提高了音调,气恼道:“说了这叁天都不准碰我,没想到司大少也会出尔反尔!”

    司意投降,“我答应你的事可从来没有食言”,低下头凑到阿梨耳边,不怀好意:“你说不准碰,没说不准摸。”

    司意看着阿梨气鼓鼓瞪着自己的脸,笑出了声:“逗你的,说好不碰就不碰”,现在的阿梨会撒娇了,以前明明那么软,无论当时的自己对她有多不好,都没有对自己生过气。

    司意把阿梨放在床上后就转身去浴室洗澡,错过了阿梨早已褪去娇羞,神色不明的脸。

    ...

    靠着门迷迷糊糊睡去,一璃仿佛又回到第一次见yi的那天。

    天气一如既往的闷热,刚下过暴雨的凉气很快就被热风习走,雅佳的夏日总是酷暑难耐。

    雅佳是b国的一个旅游胜地,准确来说是个海岛群。但让人慕名而来的,不是优美的景色,而是全世界最大赌场。真正在雅佳的人才了解赌场只不过是个官方的噱头而已,这里就是个法外之地,钱是唯一硬通货,可以买其他地方买不到的‘东西’。雅佳是富人的消金窟,也是滋生罪恶黑暗的天堂。

    一璃生活在雅佳这个不知名的小岛上已经是第四个年头,因为力气大,被安排到厨房打杂。一璃在后院摘蔬菜,素万那让她多摘点。一璃知道这是那帮男人回来了。前段时间似乎听说接了一笔大生意,已经离开了快一个月。

    一璃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松口气。leo这次没有跟那帮人出去,在岛上无所事事,天天以欺负一璃为乐。一璃被他整的够呛,前几天更是变本加厉,疯狂找她打架,或者说是她单方面被揍。除了脸,她现在浑身疼痛,小腿骨被他踢得青紫都还没有消除。

    那帮人回来leo肯定有的忙,没空天天来欺负她。但是她更不想和那帮人有什么接触。

    因为气候的缘故,大家平常都屋外吃饭,小岛上有一片类似度假村的设施,专门用来给这些人吃喝玩乐。一璃像往常一样在厨房帮助素万那做完饭后,就去送菜。还没走到露天餐厅,就听到嬉笑和喧闹的声音,菜才还未送到,这些男人已经开始庆祝,看样子这笔生意他们很赚。

    一璃弓着腰,小心翼翼的布好菜,往回走的时候,看见离桌子不远处的棕树底下有一个少年。不是这个岛上的人,大约是他们这趟生意的“货”,一璃试图走近想看个究竟。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白种男人注意到一璃这边的动静,示意一璃过来。一璃心里一紧,低着头慢慢走过去。

    男人叫ken,性情很是残暴。结果ken只是让一璃弄点吃的喂给那边那个少年,嘱咐她别让他死了就成。一璃松了口气,返回厨房盛了一碗菜饭,走到少年面前。

    少年双手被绑在身后靠坐在棕树下,衣衫凌乱,上面布满泥水和血迹,低着头,露出唯一干净苍白的脖颈。

    一璃用b国语小声的打了个招呼,少年听到声音缓缓抬起头。“他一定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一璃头一次听见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即使脸上有些脏污,也少年无法掩盖俊美的五官。

    他看起来很虚弱,眼神却十分凌厉。少年没有说话,看了一眼一璃就把头扭到一边。一璃没有气馁,把饭抬到少年面前:“你一定饿了,先吃点东西把。”

    少年没有回头:“滚。”

    一璃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激动,这个少年的是a国人,是她的同胞。四年前她被卖到这里就没再也有见过岛上出现过其他a国人。

    一璃换回a国语言小声说到:“饭菜是我做的,没有毒的,你吃点吧。”

    这次少年没有拒绝,只是冷声说道:“我手没法动。”

    一璃当然不敢帮少年解开绳子,只能小心翼翼的把饭喂到少年的嘴边。她在喂饭的过程中,还努力的试图和少年搭话,但是少年除了张嘴吃饭,再也没多说一个字。

    不远处的餐桌上,和那帮人谈笑自若的leo,看到一璃滑稽的跪在地上,笨拙的试图给那个“货物”喂饭,神色不明,眼里闪过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嫉妒。

    酒过叁巡,一璃听到ken和另一个叫萨泰的人争吵起来。这个岛强者为尊,比如leo明明只是个半大的小屁孩,但是实力强大到岛上大部分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ken和萨泰是这帮人里面最强的,算是领头人的角色,两个头儿吵架,其他所有人都不敢插话。一璃躲在远处偷听,他们在争吵这个少年的死活。

    “这单生意明确要求过,人必须死。”

    “哼,他们出尔反尔在先,就别怪我不讲信用。你不会没看出来,后面来的那帮人就是来灭口的。不是老子们跑得快,估计全得死。我们好不容易把人抓出来,就有人来截胡,我不信跟‘客户’没关系。”

    “人留着,是个祸患。这个人的身份远远没他们交代的那么简单。”

    “那就更得留,他现在在我们手上,就是最大的底牌。萨泰,你不会是怕了吧?”ken脸上带有一丝恶意。一山不容二虎,他们迟早会有一争。

    “随便你,你要留,就你负责。”萨泰罕见的让了步,站起身对着其他人抬了抬酒杯喝光,然后转身离开。

    听到这里,一璃心里一松,少年的命算是保住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