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 - 司意再次来‘洛’ 她的城(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司意被梦中撕心裂肺的痛意惊醒,是梦而已。他离开的那晚并没有爆炸,阿梨还活着,还好好的躺在他身边,轻轻把熟睡的阿梨拥入怀中,仿佛这样能驱散心中的痛意。自从阿梨回来后,他就再也没有梦到过那一晚。今晚的反常让司意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无法控制的又想起白天见过的那个叫李一璃的女人,总觉得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滔天大错,却无从追溯这种感觉。那只是他的第六感,司意从不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叁年前回到雅佳的无名岛,司意发现早已人去楼空,码头上还有爆炸的痕迹。他的第六感从那之后总是暗示他阿梨已经死了,但是他不相信,坚持不懈的找寻最终让他再次和阿梨重聚。他不相信感觉,只相信事实。

    两年前在在雅佳一个小巷子里的花店旁,司意终于听到一声久违的yi。转过身,即使那个人变得比四年前瘦弱纤细,他一眼就认出那是阿梨。世上也许有很多个叫阿梨的人,但是喊他yi,腰间还有梨形胎记的阿梨,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阿梨。

    他终于实践了他对阿梨许下的诺言,可中间叁年的空白却无法弥补。阿梨告诉司意,他走后没几天,岛上就发生了内战,leo带她逃走时,码头发生爆炸,leo为了救她死在了爆炸中,她也受了重伤,飘在船上被人救了下来,后来辗转到这里就一直留在这家花店,她就在这里等着yi,她相信总有一天yi会来接她。因为受过伤的缘故,她身体已大不如前,在雅佳无名岛上的记忆也有些混乱。这是他的心病,在阿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有出现。

    纷乱的思绪让司意一直毫无睡意,天色刚微亮,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来电号码让他皱了皱眉头,是他的助手淮南。吻了吻旁边睡得香甜的侧脸,司意轻轻起身,披上一件睡衫走到阳台接起电话。

    “在这个时间点,最好是有用的消息。”

    一个沧桑沙哑的嗓音从电话对面传出:“老大你竟然醒着,太好了。前几天技术那边终于摸到数据泄露的蛛丝马迹,经过几天不眠不休的追查,他们顺藤摸瓜查到其中一部分数据的来源和去向。关于目前的调查结果....我建议你亲自过来看一下。”

    司意看着浓墨乌云遮住霞光,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

    晚上8点,夏隐泽开着车的时候罕见的接到司意的电话。司意问他现在有没有空,语气是夏隐泽从未听到过的疲惫。夏隐泽告诉他他正在去‘洛’的路上,如果司意不介意,那就在‘洛’见,对面的声音顿了一下,仿佛在犹豫,夏隐泽还没说出那换你的场子司意就‘嗯’的一声同意了。

    今晚是苏琳琳主动向夏隐泽发出的邀请。经过昨晚的相处,她看到夏隐泽更有烟火气的一面和感受到他更加外露的情绪,不再是那个在她面前行为措辞甚至表情都完美到无懈可击的情场高手。她觉得是时候发起适当的主动进攻了。

    夏隐泽准时出现在‘洛’,只不过身旁还站着一个出乎苏琳琳意料的人。夏隐泽有些歉意的向她说今晚和司意临时有事要谈,苏琳琳心里隐隐有些失望,却依旧滴水不漏的招呼二位落座后识趣离开。

    还是上次的位置,司意一言不发的看向窗外,冷峻的脸仿佛镀上一层寒霜。他的心情就如远处夜幕下的江水,沉不见底。人人都道司意是洛都的一个‘传奇’,没有人想到据说已经被绑架撕票的司意一年后活着回到洛都,更没有想到他仅用了叁年时间就彻底掌权司家。在这叁年中,好几个司家的人疯的疯,死的死,本就是继承人的司意从此在司家再无威胁。被他狠绝的作风吓到,很长一段时间,大家提起司意都噤若寒蝉。人们眼中的司意复仇心切睚眦必报,却没有人知道让他如此拼命的真正原因。

    自从司意活着回来,那个曾经有些稚嫩肆意的少年早就不复存在,夏隐泽早已习惯司意不形于言色,只有在他的和他女朋友面前才会流露出属于人类的真实情绪。现在司意脸上即便没有什么表情,依然掩盖不了他过分阴郁的情绪,夏隐泽很担心此刻司意的状态,但没有急着开口。

    静谧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流转,夏隐泽在耐心地等。

    司意的思绪还停留在早晨。

    公司技术部。

    头发被自己抓的乱七八糟的淮南指着屏幕上不断闪烁变化的一堆字母数字,“这是技术部还在进行追踪,还没有出最终结果。我们追踪到一部分泄露数据去向,除了我们已知的几个竞争对手有我们手上的数据外,技术破解了无数个伪装ip,最终定位到雅佳,具体位置还没有查出来  ,对手很难缠。”

    雅佳,司意心里一突,问道:“你让我这么早回公司就是为了给我看一个没有最终结果的结果?”

    自然不是,淮南心道,看到四周无人,稍稍犹豫过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除了去向,我们也追查到这部分数据的泄露来源...”几秒停顿后,“结果显示来源于老大你常用的一个加密ip,没错的话,应该是你老宅书房那个。”

    “老大你老宅里的书房里的电脑上的数据是无法被非指定外接设备拷贝走的,但可以通过网络传输,因此我们才有机会追踪到。老大你也知道,那个书房我们几个是进去过几次,不过那时候你都在场...我们根本没法动手脚。”

    “我没有怀疑你们,这事有几个人知道。”

    “只有你和我知道。技术部的人不知道这个ip是你的,我让他们先追查去向。”

    “不要再让第叁个人知道,我自会处理。”

    淮南摸不清司意的心思,只能点头应好。

    司意把思绪拉回,沉默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如果是你,隐泽,被所爱之人背叛,你会怎么做?”,他缓缓开口道。司意的书房只有他自己和阿梨能自由进出,好几次他临时回家撞见阿梨有些慌张的从他书房里出来,但他从未去深究,或者说他不敢去深究,而上午的结果最终还是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在一棵树上吊死不是我的作风。”

    “那如果你不愿意放手呢?”

    夏隐泽无法回答,他不懂放不了手的滋味。他流连花丛,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但也并非都是他处处占上风,对方提出分手,他也欣然接受,潇洒离开,给彼此留下体面。所以他讨厌那些对他死缠烂打的人,感情消失后,这种撕扯只会让场面更难堪。此刻他想到了司心黎,那个总是牵动司意情绪的人。如果真是司心黎做了什么,夏隐泽还真的不觉得意外,他始终觉得那个女人一举一动不够自然,表现出对司意的爱有时候刻意的就像工业糖精,仿佛是千百遍练习的结果。但是看司意对这段感情的认真程度,他也不想以这种无厘头的理由挑拨他们的关系。

    “司心黎做了什么?”

    “抱歉,隐泽我现在不想说。”

    司意不是对阿梨的反常毫无察觉,他把它归结于是阿梨对他这么久才去接她而产生的怨恨,司意相信只要他一直对阿梨好,总会抚平创伤。是他想的太美好,叁年的空白带来的后果,他还是无法弥补。但他还是不明白阿梨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就这么爱那个女人?”夏隐泽换了个问题。

    “...我不知道。”司意缓缓地呼了一口气,夏隐感受到他语气里的茫然,和他运筹帷幄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对阿梨的感情不是一个简单的‘爱’字能够形容的。一开始的时候他甚至不确定自己喜不喜欢阿梨,他感激阿梨,要是没有阿梨,他无法在那个牢笼坚持一年,没有阿梨,他不可能还活着。无论喜不喜欢,他给了阿梨承诺,他就一定会做到,他要给阿梨一个家。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不曾放在心上的细节,在他的脑海愈加深刻。叁年的日日夜夜,不比他在雅佳无名岛上的日子轻松,而阿梨是支撑他坚持下来的唯一动力。白日应付司家人的勾心斗角,晚上体能训练,屈指可数的闲暇里回想阿梨向他叽叽喳喳讲故事的模样,是他唯一放松的方式。回到雅佳发现岛上早已空无一人后,他差点崩溃,他无法接受失去阿梨的事实。直到那时他总算懂了自己的后知后觉,他不是不喜欢,只是那时候的他不懂那叫喜欢,或着是潜意识里不相信自己会真的喜欢上一个黑黑胖胖笑起来有些傻气的姑娘。阿梨对他而言,已经不止是‘爱‘,是深入骨髓的‘习惯’,是无法戒除的精神鸦片。一年的疯狂找寻,让他们街头再次相遇,看似不可能的失而复得足以让他欣喜若狂,他又如何能强求更多呢。

    司意的神情更加落寞。

    “帮我点一杯酒吧。”司意觉得用酒精麻痹自己是最愚蠢的行为,但是他此刻不得不借助它来浇灭自己想要去和阿梨对峙的冲动,他想要知道阿梨背叛她的原因但他无法承担失去阿梨的后果,即使现在的阿梨和曾经相差甚远。

    夏隐泽看着酒单突然想起‘那诗文’,酸酸甜甜的清爽口感让他上瘾,想到司意有段时间老往雅佳跑,便问道:“那你要不要试试‘那诗文’?你之前常去雅佳应该尝过吧,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这里有‘那诗文’?”司意诧异道。他当然尝过,甚至迷恋那个味道。他第一次喝的酒就是‘那诗文’,是阿梨亲自调的。现在阿梨也会调给他喝,只不过他总觉得味道和曾经喝过的不大一样,有些偏甜,然而他觉得应该是心境变了的缘故,毕竟那时他也没尝过几次。这酒在雅佳很常见,在国内却罕见,因为特殊香料运输和保存很麻烦,成本很高。他手下的几个会所也提供‘那诗文’,不过懂的人很少。

    “嗯”

    “那就‘那诗文’吧。”

    酒单上没有,夏隐泽径直走到吧台问调酒师能不能做两杯‘那诗文’。今天的调酒师和那天一璃在的时候不是同一个,调酒师听到夏隐泽的要求,愣了一下,他还没学这个,没想到会有客人点,回道:“抱歉,先生。我无法为您调制‘那诗文’,目前在‘洛’只有一璃老...咳,一璃小姐和另一位调酒师keven会调制‘那诗文’。”

    不愧是一璃的‘秘密武器’,夏隐泽心道,然后问调酒师:“那一璃小姐现在有空吗?”

    “先生稍等,我帮您问一下”调酒师拿起电话拨出办公室内线号码。

    一璃,苏琳琳,安然叁人正窝在办公室嗑瓜子看综艺。乍一看还以为‘洛’是不是要倒闭了,叁个‘洛’的重要人物在晚上居然无所事事。其实是苏琳琳和安然巧合的都被放了鸽子,叁个姐妹难得的聚一起,正聊的起劲,就被一个内线电话打断。苏琳琳接完电话后,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假装正色道:”  咳咳,那个,李一璃,老板我命令你,准备准备要出去接客了。”

    一璃差点被瓜子卡住,脑袋上缓缓升起叁个问号

    “今天keven不在,夏隐泽让你给他调‘那诗文’。”

    “那就说我没空。”一璃开始头疼,夏隐泽不长记性,上次喝成那个样子还敢喝,想到司意也在,她觉得现在自己还没有做好再见到他的准备。

    “不好意思我已经答应了。一璃你已经忘记初心了吗,我们‘洛’的宗旨是让每一位客人满意。”苏琳琳的老板语气拿捏得很到位。

    “...好的,不忘初心苏老板。”

    一璃内心吐槽苏琳琳角色扮演太上头,嘴上还是老实应了。只是调酒而已,调完就溜,问题不大,一璃安慰自己,起身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调整好脸上表情扯出一个完美假笑后离开办公室,错过了两个姐妹的窃窃私语。

    “我第六感告诉我那个夏隐泽对一璃不一般。”安然悄声道,“你不吃醋?”

    “本来就是逢场作戏,何况男人哪有姐妹重要”,苏琳琳笑得意味深长,“如果他对一璃真有什么想法,那他只能自求多福了。”即使夏隐泽是人中龙凤,她们见过的世俗标准意义上优秀的人可也不少,苏琳琳从未见过一璃对哪个男人青睐有加,不对...除了那天让她失态的司意,苏琳琳一时若有所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