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mes - 离开 和一个大佬的姻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宋绾被连推带拉地带到了洗漱间。洗漱间空间不大,各个设施之间排列紧密,中间空地面积狭小。

    “呜呜呜!”宋绾不懈地和沉为生争斗着。

    沉为生将宋绾拉到洗漱台旁,双眼描绘着宋绾容貌的轮廓五官,在心里暗自感叹面前这位女士长的有多好看。

    沉为生扪心自问,从小到大自己见过的美女很多,各种风格的都有。但是第一眼如此吸引他的只有面前这位。

    她长的很艳丽,美得张扬像是绽放了的艳红牡丹,但却不会落入俗气。因为她的气质和长相不太一样,是温婉内敛的,像是白色芍药。在芍药旁的牡丹会开的更加艳丽,使得她整个人在人群中绽眼。

    宋绾眼里闪着泪光,无声乞求他放过自己。

    沉为生直接忽略了宋绾的眼神示意,替她挽了挽耳边的鬓发。

    “你可真好看。”沉为生在这种时候从来不会吝啬自己对女人的赞美。

    宋绾害怕地往后退了退,脊椎尾骨抵在了洗漱台沿。

    这时有人敲门“少爷,我回来了。”是小二微喘的声音。

    沉为生立马放开宋绾,跨步来到门口,将门打开。

    “少爷,东西。”小二想再看一眼宋绾,却被沉为生发现,往左一跨步,挡住了小二的视线。

    “你家少爷是女的?”沉为生问。

    “没没没,怎么可能呢?”小二打着哈哈。

    “滚。”沉为生低吼出来这个字。

    沉为生看着卸妆油上的标签,关上门,讲它放在洗漱台上“卸了。”语气不容辩驳。

    “呜呜。”宋绾还在挣扎,一丝希望都不想放弃。

    沉为生自然懂得她的意图,但就是要装傻。他将宋绾嘴上的胶布撕开,红红的印子在宋绾的脸上特别明显。

    即使宋绾的嘴巴又疼又麻,她还是立刻开口说:“求求你放我走,这里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

    沉为生皱了皱眉头“不可能,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卸妆。”

    “你为什么不肯放我走呢?”宋绾追问,“我又不是什么警察。”

    沉为生没回话,打开水龙头看着水缸快漫上洗漱台,眼里闪过狠厉“你踏马听不懂话是不是?”说完,按住宋绾的后脑勺,将她按进水中。

    宋绾不会水,脸扎进水后,只会挣扎,没几下胸腔里就没了气,嘴巴喝了好几口水,鼻腔里也吸进去不少。

    沉为生自己把握住时间,将宋绾的头拉起来。呼吸到氧气的宋绾咳了好几声,鼻子胸腔里撕裂的疼痛几乎快要让她想要放弃呼吸。

    “不会水?”沉为生看着宋绾被折腾惨了的样子问。

    宋绾闭着眼睛点点头。“你,你”说话的时候鼻腔、喉咙和胸口的抽痛快要将她噎住,害怕让她也不敢再提出其他要求,只想乖乖做好他吩咐的事“你把我的手放开。”

    沉为生听着来到她后面给她将胶布解开,却不知不觉被她背影吸引。宋绾背部瘦削,腰线优美,腰臀比非常好,显得腰细臀圆,沉为生想象着自己在床上后入她的样子,手里的动作有点磕磕绊绊。

    “好了。”沉为生解开胶带,左手自然而然的搭在宋绾的侧腰上,移步到宋绾面前,手也滑过宋绾的半个腰。

    没有了胶带的束缚,宋绾的手无力垂下。

    “快点。”沉为生不耐烦地说道。

    宋绾低着头,估量他也看不见自己的眼睛,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

    沉为生一手撑在洗漱台台面,一手放在宋绾的侧腰上,来回摩挲。

    宋绾心里觉得恶心,可又不敢说什么。等了一阵,宋绾的手稍微回了力气,便开始卸妆。

    手刚将脸上的清水抹去,宋绾的下巴就被掐住,被迫仰头和沉为生直视。

    她卸完妆之后如沉为生所想依旧很美,虽然少了点妖媚但是多了份清爽。皮肤光滑白皙,像是剥了壳的熟鸡蛋,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在灯光的照耀下看起来熠熠生辉。

    沉为生粗略地欣赏完宋绾的素颜之后,直接亲上了他觊觎了许久的红唇。宋绾的嘴唇很软,像软糯的汤圆皮,弹滑无比。在沉为生看来,吻起来可好玩儿了。沉为生连吻带啃,将宋绾的双唇弄得又红又肿。

    宋绾被沉为生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万万没想到沉为生会这么突然地做出这么直白的行为。

    她连忙往后移自己的脑袋,双手拍打推搡着沉为生的胸口。

    “你他ma真的绝了。”沉为生抬起头,即使背着灯光,眼里也有光的,像是拿着藏宝图找到宝藏的探险家。

    宋绾想出声破口大骂,但沉为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我行我素,根本不管宋绾的反应,再一次吻上来。

    这次的亲闻不再是浅尝辄止而是粗暴蛮横,沉为生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和掐着宋绾下巴的手,将宋绾的下巴往上提。

    如沉为生所想宋绾受不住,只好被迫张了张嘴,来缓解不适。机会往往就在一瞬,沉为生立刻趁机而入,大举进攻,舌头扫过宋绾嘴里的角落,勾着宋绾的舌头。

    沉为生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他先是握住宋绾的肩头,让她放松了防备之后,慢慢拉开宋绾的吊带。胸衣软软地搭在较硬的布料上。

    沉为生低垂着眼睛,瞥了一眼宋绾的胸部,果然如自己所想,白软大,乳头小巧,还是淡淡的粉色。

    宋绾意识到沉为生的动作的时候为时已晚,沉为生的手早就将乳贴扔掉,附上娇乳,大拇指指甲一下下刮着乳头,其余的手指将胸乳揉成各种形状,使得宋绾胸口染上一片粉红。

    “嗯。”宋绾忍不住嘤咛了一声,手握住沉为生在自己胸上作乱的手,想把它拿开。

    得到了的东西沉为生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他一边在唇舌上耍尽花招,一边在宋绾胸上用尽伎俩,使得宋绾两边都顾不上,两边难题都解决不了,最后脑袋和之前喝醉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后来,宋绾整个人从对着镜子到背着镜子,沉为生扶着她的腰,不让她下滑。

    沉为生看了一眼镜子,宋绾努力昂着脑袋的样子像是在向自己求欢,胸前的风光被宋绾自己挡得“犹抱琵芭半遮面”,娇媚的样子令沉为生非常满意,她和自己想象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

    结束亲吻,宋绾趴在沉为生的胸口,微微张着嘴喘着气,红艳娇唇、雪白牙齿与粉嫩的舌头组成的诱惑让低头看着宋绾的沉为生几乎把持不住自己的欲望。

    宋绾往后靠在背后的洗漱台台沿,双手软绵绵地举起来系着吊带。

    沉为生驼着背,双手放在宋绾的腰侧,看着宋绾,眼神里面欲望、玩味搅在一起,仿佛是一个漩涡,将宋绾粗暴蛮横地拉进黑色墨潭。

    “我们两清了吗?”宋绾看着沉为生领带上面的花纹问:“我可以走了吧!”

    一次无意闯入换取一次激烈的热吻,于宋绾来说是一个极为公平的交易。

    “你在说什么?”沉为生靠近宋绾,视线紧紧锁住宋绾的瞳孔“你未免把自己想的太高贵了吧?”

    宋绾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直接迎上沉为生的视线“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的话里面出现了什么生僻字词吗?”沉为生嗤笑反问“我是谁你是谁?你来这里看到的东西就值一个吻?你是谁?”

    宋绾被说的哑口,心里的不甘像是遇上星火的野草,一燃万里“你有病就去治,行吗?”

    “行啊!你今晚就是我的主治医生行吧?”沉为生说着话,将宋绾翻一个面,她的双手手腕拿了一截胶带绑上。

    宋绾才不顾什么礼貌情面,大吼大叫“你给我解开!你在犯法,知道吗?限制我的人生自由。”说着试着磨胶带。

    “滚吧!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东西。”沉为生没什么耐心,将西服披在宋绾身上,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将大刀弹了出来,洗漱间内暖黄色灯光都不能将它的寒光威力削弱。

    “劝你别嚷嚷。”沉为生用刀拍了拍宋绾的手“出去你敢说一个字,就不知道哪里会废了。”

    宋绾打了一个寒颤,没有回话。

    “这才乖嘛!”沉为生满意地点点头,手臂搭在宋绾的肩膀上“那我们走咯!”说完也不顾宋绾的不乐意,拉着她就走。

    出了洗漱间,沉为生吹了一声口哨“走了。”刚转身,沉为生就转回来“对了,查一下这两个。”

    说着食指飞快地指了指还没走的两人,最后一下指了指宋绾。宋绾低着头,再加上沉为生健壮身躯的阻挡根本看不见他的手势。

    “好的,少爷。”老大点点头。“一个后天一个五天之内吧!有点急。”沉为生意有所指。

    “好的,我会叫秘书尽快。”老大回答说。

    “那再见啦!”沉为生转过头,胡乱挥舞了几下手,当做告别。

    出了包间,清新凛冽的空气猛地打向宋绾,令呼吸了很久废气的她很不习惯,咳了好几声。

    “你是不是呼吸系统不太好?”沉为生走着路调笑说。

    宋绾抿了抿嘴没说话,本来想说抽烟对自己身体不好,死的快,对吸二手烟的也不好,可想着他对自己的态度行为,根本不配自己这么善意的提醒,也就忍住了。

    进了沉为生的车,汽车一启动,左前方的控制面板就亮了,再看看车内的装饰,宋绾知道这人就是一暴发户,只有钱,其余什么教养、学识全都没有。

    宋绾嫌弃地歪了歪嘴被沉为生发现“怎么嫌弃这车不好啊?你是不是参加过什么勾搭有钱人的班啊?对这车确实不怎么好,心里有点判断?好快速解决跑路?”

    “滚吧。”宋绾说:“谁会勾搭你?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报班学的怎么坑路人啊?”

    “呵呵,”沉为生笑了几声“你说的有点道理,你是我的第一个成功上钩的,恭喜你。”

    “滚。”宋绾看了看旁边车门上的按钮,想走。

    “别看了,车门被我锁住了。”沉为生起身给宋绾系安全带,顺带亲了亲宋绾的嘴唇。

    “今晚可真是收获满满啊!”沉为生看着宋绾双眼说,沉为生眼里的满足与快乐是骗不了人的,这种情绪甚至让宋绾误以为自己做了件好人好事。

    “走了。”沉为生给自己系好安全带,踩下离合,挂起档杆,就一路飞驰离开停车场。

    路上,沉为生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打着方向盘。

    宋绾则看着外面的道路,在记路。

    沉为生心里还是想要套一套面前这位陌生女人的信息。万一她是竞争对手派来的呢?万一她是有心人找过来拍摄自己的呢?总之今晚她的出现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再加上今晚特殊的情况,这个女人的出现就不得不令沉为生遐想。

    “你包房是多少号?我让他们把你包拿出来。”沉为生状似无心说道。

    “忘了,我本来就喝了酒,再加上我自己迷路了就更不知道了。”宋绾打着哈哈说道,她可不想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面前这个男人,不必要,不敢,怕自己的家人引着自己这把火烧了起来。

    “那你朋友呢?你朋友名字总知道吧!”沉为生锲而不舍。

    “我自己来的。”宋绾想着这样他找寻面积更小,立马转移了话题“失恋周年纪念日来的。”

    “失恋?还是纪念日?”沉为生有点不相信,但他还是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总有一次她会说漏嘴。

    “嗯。”宋绾装柔弱,整个人缩在车门旁,乘机想了想最近办公室里别人说的八卦“我们都要结婚了,结果,唉。”宋绾吐了一口气,轻轻摇摇头。

    “为啥?”沉为生不太理解,为什么这人会失恋,还会嫁不出去,什么样的人会不要这种如花似玉,气质温婉,一看就是特别好的伴侣的人啊?

    “长辈的问题。”宋绾编得越来越起劲“没办法的。”

    “那只能说明你前男友和他家长眼睛和脑袋是有点问题的。”沉为生评价说。

    “哈哈。”宋绾干笑几声“没办法咯。”

    “你们在一起几年?”沉为生继续问,得到的信息越多越好。

    “额,”宋绾算了算自己初恋距去年多少年“四五年?差不多吧。”

    “那你男朋友眼睛可以的,全世界最好的眼科医生都救不了他。”

    “谢了。”宋绾斗胆说了一句“多久放我走?”

    这问题一出,车内立刻陷入沉默。

    沉为生倒也没生气,他在想,之前计划带她回自己家,如今这人再叁反复让自己放她走,万一她是线人,万一她走掉了,万一她从自家带了什么走,那后果可能承担不起。

    到了一个红绿灯处,本来一直向城南走的沉为生一个转弯,向着城北的老宅驶去。

    下一章有东西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