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mes - 螳螂捕蝉 和一个大佬的姻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夏季的晚上总是闷热的,即使开了空调也有种压迫感。

    宋绾在做梦,她梦见自己在一个长廊上奔跑,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逐着她。走廊两边不断闪过木门,宋绾不敢打开,里面的东西貌似让她从心底里害怕。

    快要跑到走廊尽头,宋绾看了看两边的门,右边的门装饰十分华丽,中间是酒红色的软垫,旁边镶这金边。而左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木门,看起来非常不结实。

    宋绾不由分说地打开了右门,门一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地的血,血浆厚重,几乎漫过了鞋底,沾染到宋绾的脚趾上。

    宋绾惊慌地抬头,这时门突然关掉,随着巨大的关门声,宋绾和里面的一个人对上视线。那个人的面貌宋绾非常熟悉,最近他几乎将自己的容貌刻在宋绾的记忆里——是沉为生。

    宋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奇怪的是里面除了沉为生没有人注意到她,其他人都在看着地上的一个人。

    那人身上的衣服被血染成了猩红色,原来的颜色被完完全全覆盖掉。宋绾僵在那里,不敢有任何动作,更不要说出声制止了。

    “哈!”宋绾睁开眼,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心脏跳动的声音仿佛是之前在寺庙听见的钟声,一下一下几乎要将心脏打出身体,房间里面开着空调也无法阻止宋绾出了薄汗。

    旁边的人动了动,宋绾看了看他,他侧卧着,身子几乎将他那边的东西挡了个遍。她往另一侧移了移,想离他远点,恨不得立马隐身逃离这个别墅。

    宋绾手抓着床单,死死地看着沉为生的背影,眼睛都看涩了。回想一天多的荒唐的一幕幕,沉为生之前说的交易仿佛是一张白纸,被如同矛一般的他的行为狠利戳穿。

    既然他不仁那自己也不必不义,宋绾缓慢地挪动自己的身子想趁着这时候离开,即使被发现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她右脚点地慢慢缩到床边。下地之后,她整个人都痛的止不住发抖,只好抓着床单来缓解。宋绾心里骂着沉为生,手脚并用地爬到床尾方向的椅子旁,随手拿了一件衣服套在自己身上。

    卧室里面铺设的是木地板,宋绾难免会发出一点声音,好几次弄出的声响让她觉得自己的心脏要爆炸,但还好身后的人没有一点动静。

    压下卧室门把手,宋绾弓着背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卧室。

    顺利出了卧室,宋绾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有喜极而泣的冲动,这好像是自从两人碰面之后,宋绾第一次逃离沉为生的范围,也是宋绾视野里第一次没有沉为生。

    放过我。宋绾心里默默地说,你一定不会发现我走了。

    宋绾扶着墙边缓慢移动,酸软痛,这叁种感觉聚集在腿上,大腿根最明显。

    踩在冰凉的瓷砖上,宋绾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离开这里。

    照着自己之前的记忆,宋绾摸摸索索地来到了客厅。客厅里昏暗无光,只有屋外的路灯透过窗边玻璃照射进来,带着淡淡的蓝色,还勾勒出窗外植物的轮廓,看上去像是恐怖片渲染恐惧的镜头。

    宋绾探了探脑袋,客厅里面没有一个人,感觉阴森森的,胆子小的宋绾缩了缩自己的脑袋,心里默念:没有鬼没有鬼,有钱人是会做法驱鬼的。

    后脚跟先落地,前脚掌再慢慢落地,减少声音,宋绾左右观察,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好像初进别墅辉煌的景象只是自己的梦。

    要真的是梦就好了,宋绾撑着沙发靠背心里想着,希望到现在我还在做梦,因为受不了离职打击,在家里睡了一天。

    宋绾迈着步来到门口,拿了一双鞋码偏大的拖鞋穿上,就打开门。

    一开门,闷热的气息就直冲冲地扑面而来,扼住呼吸。这天气宋绾都想回到身后这个冷气舱里面去了。

    重重吐一口气,宋绾迈出了门。

    外面是一个非常大的花园,从大门到别墅之间的直线距离都有百米不止。宋绾一眼就看见大门,但是太远了,宋绾想着还不如翻栏杆,于是走向别墅周围的栏杆旁。

    凑近了才发现,别墅的栏杆造型独特,每根杆子之间的间隙非常小,只有宋绾手掌长度的一半,上面还带着刺。栏杆大约有两叁米高,宋绾自己估量着也不爬上去,再说了栏杆之上还有叁四层铁丝网,自己是绝对翻不过这个网的。

    看了一遍周围的栏杆都是这样,宋绾想着要不找狗洞,虽然这个想法奇怪可行性也比较低,但是这貌似是不走正门的唯二方法。

    栏杆之下全是灌木草丛,宋绾拖着步子慢慢找。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周围一圈都没有所谓的狗洞,至于把别墅逛一圈,宋绾自问根本不可能,一是范围太大,二是自己的身体不允许,自己被关在房间里做了一天多,对于初次做爱的宋绾身体损伤还是有点大。

    随着夜晚气温上升,宋绾觉得自己身上出了一身的汗,部分衣服甚至贴在了自己的身上,全身黏黏糊糊的。宋绾看了看天空,很黑,总觉得不久后会来一场暴雨,洗刷掉这粘人的水气。

    宋绾无奈,只好前往正门看看,隐约记得大门底部和地面的距离有点远,可能自己可以勉强爬过去,然后就像风一样跑下山,再也不回来,再也不会遇见沉为生。

    想着自己只要离开这里就和沉为生完全没有关系,就像斩断的藕丝,宋绾心情就不由得很好,被气温消磨的意志都回来几分。

    走到距离大门不远处,宋绾猫着腰,看门口的情况。突然一束光射了过来,宋绾立马坐在地上,摔了个严严实实,有种灵魂已经飘出来一截的感觉。

    过了几十秒,一个略显年长的嗓音说:“欸,刚刚是不是有个人在这儿啊?”手里的强光手电筒在宋绾周围晃了晃。

    宋绾心里紧张到有反胃的感觉,身上燥热的感觉消失了几秒,她双手捂住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因为什么变故突然出声吸引他人前来搜查。

    “没有吧”一个稍显年轻的嗓音说:“是不是你看错了?”晃了几下手里的手电筒“没有人啊!”、

    “奇怪。”年长的人说了一句“我眼睛以前没这么差的啊?”

    “可能是熬夜的原因吧!”年轻的人想回去睡觉,便催促着“走吧走吧!去庭里睡一觉。”

    “行吧行吧!”年长的人不甘心,又扫了几遍那个灌木丛,枝叶繁茂,但是没有什么异动,也就放弃了,转头和年轻人说起自己年轻时的英勇事迹。

    听着渐渐远去的说话声,宋绾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了,双手撑着土地,手指微微弯曲。

    天上一声惊响,打雷了。这一声把宋绾吓了一跳,看着灰黑色的天,宋绾有种没来由的绝望,天像是快要压下来,配合着闷热的天气,似乎要将这空间压缩成一个平面。

    宋绾吐了一口气,感受到身后没有光,便慢慢探出一个头看向大门,没有人了。但是雨却来了,来的又急又猛,打在身上还有点疼。

    宋绾蜷缩在灌木丛里,头顶的枝叶给她当了一些雨水。

    宋绾脑袋里面在思索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就是一个螳螂,在茂密的大树上捕着名为离开的蝉,至于黄雀…宋绾看了看别墅,依旧漆黑一片,没有什么光亮。黄雀应该还在沉睡,可能他一醒来就会挥动着他有力的翅膀寻找自己,只需一个急刹,双脚就会拾起自己飞往坚固巢穴中。

    雨越下越大,宋绾动了动身子,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贴在宋绾身上,上面有淡淡地香水味和烟草味,那是宋绾第一次见到沉为生时,充盈在自己身边的气味。

    自己的头发几乎被完全打湿,宋绾因为手之前被绑太久的原因,根本抬不起来,只好环着自己的脚踝。

    人在极度失望的时候会开始冷静,而此时会有很多被自己忽略的细节被发现。

    宋绾想起来两人第一次睡觉的时候,沉为生问了自己“你睡觉会乱动吗?我很容易醒的。”貌似这次出逃,早就被人掌握,只可怜了自己那么努力地提高本就为零的可能性,要知道零无论放大多少倍都会是零。

    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着,宋绾听见异响,那是雨落在雨伞上的声音,她不愿抬头查看。

    十几秒之后,宋绾头上落的雨小了,伴随着烟草味面前出现了一双脚,一双成年男性的脚。

    下一章男主视角,我的情节进度好慢啊,我写的不太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