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mes - 新家 和一个大佬的姻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进入沉为生的别墅,几声中气十足的狗叫传来。

    宋绾听着有些害怕,她对这种很有气势的狗叫抵抗力极低,一听到整个人都会绷起来。

    “是黑仔和阿尔法。”沉为生拔出车钥匙说:“我带你认识一下它们。”

    等沉为生出去了宋绾都还没动,夜色朦胧,凭着一点路灯光亮,她看见其中的一条狗,很大,高度在沉为生膝盖上一点,体型偏瘦弱,像是猎犬。

    没过多久就来了另一只,高度和刚刚那只差不多,但体型要大一半,毛绒绒的感觉。

    “出来吧!”沉为生拉开宋绾那边的车门,两只狗就在沉为生身后。

    “它不会咬人的。”沉为生摸了摸黑仔和阿尔法的头。

    “这是黑仔,是杜宾犬。”沉为生摸着较瘦削的狗的头,“另一个是阿尔法,德牧。”

    “这是我老婆。”沉为生给两只狗介绍宋绾“你们别咬她。”

    两只狗汪汪了几声,宋绾往车里缩了缩,不是她怕狗,是两只狗太大了,不是沉为生挡着,估计两只狗早把她扑倒了。

    “出来。”沉为生拉着宋绾手腕,将她拉出来了。

    狗立马涌上来,宋绾直往沉为生身后躲,双手死死抓住沉为生的衣服。

    “衣服要被你抓破了。”沉为生无奈“你摸摸他们头。”

    宋绾满脸写着“抗拒”二字。沉为生懒得和她废话,抓着人的手,就往狗头上放。

    两只狗确实很聪明,坐在地上,吐着舌头,眼睛一闪一闪的,也不叫了。

    狗头软软的,宋绾刚开始还将手使劲往抽仰,真摸到之后,还喜欢上了。

    “嘿嘿,可爱。”宋绾蹲下来,几乎和狗狗平视,她看着两只狗狗的眼睛,在点点光亮的映照下像是月光下的黑宝石和玛瑙石。

    “等会进去把狗洞打开,让他俩睡觉。”沉为生抓了抓头发,有点不耐烦。

    “走吧!”说着将人直接抱起来,带走。

    “等等!”宋绾动了动“我自己走!”

    “你要和他俩玩。”沉为生笃定地说道。

    “不可以吗?”宋绾睁大了双眼“不可以和狗狗玩儿吗?”

    “可以。”沉为生说话带着无奈语气“明天可以吧!”

    “呜呼!可以!”“你别动!”

    打开门,屋内漆黑一片。

    沉为生将墙上灯按开,暖黄色的灯光铺在大理石上。

    走廊一边是格子,上面几乎没有什么东西,零散摆放着几个玉石、烟和打火机还有几本书。

    宋绾看着皱了皱眉头,烟对身体不好。

    “进去啊!”沉为生推了推宋绾。

    她连忙脱下鞋子,套上鞋柜旁的拖鞋。

    拖鞋粉粉嫩嫩的,让宋绾想到了猪。

    看她的表情,沉为生知道不合她心意“不喜欢?”这双鞋子是直接叫保姆买的。

    “没,还行吧。”能穿。想着宋绾往客厅走去。

    客厅不大,和装修公司的北欧冷淡风介绍图几乎一模一样,冷色调,家具规矩,纤尘不染。

    没有什么生气的房间,宋绾不喜欢,她喜欢有生活痕迹的房间,比如散落的杂志,几个放在沙发上的抱枕即使有褶皱也没关系,茶几上的零食坚果之类的。

    “房间在上面。”沉为生自认一楼的房间构造非常简单,几乎是一眼就可以看完的程度,就直接介绍二楼。

    “我睡哪儿?”宋绾问,生理需求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

    “楼上。”沉为生踏上楼梯,伸出手“走吧,不出意外的话,这儿是我们两的婚房。”

    听到后两字,宋绾眉尾挑了挑,她还没适应自己快要已婚的身份,自己倒是自然地将手放在沉为生的手里。

    到了楼上,结构也非常简单,一间书房,一间衣帽间,一间主卧,一间客卧。

    宋绾没想到沉为生的住所这么的“简陋”,不是她变得财大气粗了而是这个别墅和沉家老宅比起来简直大巫见小巫。

    看着宋绾眼里流露出的惊讶,沉为生补充说:“房间是有点少,如果有孩子的话,肯定会搬走。”

    宋绾听到这话心里惊讶,她没想到他以为两人会走到那一步,低着头看着地面。

    沉为生推开衣帽间,里面蛮大的,比宋绾在自己家的卧室还要大一点。

    他拉开一个柜门“你的衣服。”

    宋绾再次震惊,有钱人果然不一样。柜子开门的一瞬间,淡淡的香味就飘散出来,里面挂着满满当当的当季衣服。

    “都是最新款,按着你的码子,他们送过来的。”沉为生看着宋绾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宋绾拿起一件衣服,翻找到标牌“他们送过来的?”这个牌子的高端用户几乎就是顶级有钱人的代名词。

    “对,每季度会送过来新设计。你有什么喜欢的衣服可以叫他们送。”

    宋绾感叹这种有钱不在乎的语气。

    “哇哦。”她拿起一件衣服看了看“厉害。”

    “一般。”沉为生手插在裤兜里,满脸不经意地说。

    “嗯。睡衣呢?”宋绾看了半天也没看见睡衣。

    “额,”沉为生想了想,指了指另一边“这边。”

    跟着过去,是一个小柜子,拉开柜门,两人的睡衣放在一起的,现在还整整齐齐地分成两边。

    宋绾傻眼,里面的睡衣几乎都是丝绸的,看起来轻薄贴身。

    想着穿这种衣服睡觉,宋绾觉得不安全。

    “有其他的吗?”宋绾看着睡衣说。

    “没了。”这次沉为生回答地很快,几乎秒答。

    “哦。”那就自己去买。

    “塞不下了。”沉为生看出了宋绾想什么,用手赶了赶衣架上的衣服,几乎没什么空间里。

    宋绾疑惑地看了一眼沉为生,怎么自己想什么他几乎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

    “别想了,走吧!”说着搂着宋绾的肩往外走。

    两人都心知肚明今晚会干什么,一个在想方设法拖,一个故意让她拖,像逗猫一样。

    “吃饭吧!”出了门宋绾说:“今晚没吃饭。”

    “可以。”沉为生带她下楼“冰箱里有东西。”

    这句话宋绾没料到,潜意识里以为这里只是睡觉的地方,瓜果时蔬这些不会存在,毕竟他工作繁忙,一年时间,大半时间都在公司。

    “我也会在家吃饭。”沉为生无奈地说:“别一天到晚想着大众固有印象来判定我。我是什么样你和我接触就知道了。”

    神经质的人。宋绾心里默默地说出自己的答案。

    晚饭是两人一起做的,协作的还行,速度比宋绾想的快。

    吃完饭,宋绾看了看客厅里的表,快十一点了。

    “我去洗漱一下。”说完她端起面前碗筷,扔进洗碗机。

    “好,洗漱的东西在主卧。”沉为生也起身。

    宋绾点点头逃一般地离开,拿了一件还算保守的睡裙钻进浴室。

    出了主卧门碰见了沉为生,他好像遇见了什么烦心事,领口凌乱,袖口半开。

    “我去客房睡。”宋绾看着沉为生眯了眯眼,连忙解释“你睡觉会把我踹下去。”

    客观来说沉为生和宋绾睡觉都不是特别老实,只是沉为生严重很多,浅眠加踢人。

    所以沉为生点点头“确实,你去吧。我睡觉不老实。”

    宋绾舒了一口气想着逃过了一截。

    回到了客房,宋绾像被抽掉气的气球,跌坐在灰色被褥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宋绾小声地叫起来在床上拳打脚踢,一天天的遇见什么事啊?

    我想当咸鱼,宋绾趴在床上,脑袋空空。

    温心什么时候回来啊?宋绾翻身看了看手机,才九月,期末放假回国的时间还早呢。

    唉,老倒霉蛋了。宋绾躺在床上都不想起身,太累了,太懒了。

    趴在床上都快要睡着了,头一点一点地把宋绾给点醒了。

    “嚯!”宋绾弹起来,关灯睡觉。

    宋绾规规矩矩地躺在床上,身上裹着被子。

    几乎都已经睡着了,宋绾觉得旁边有人。

    她稍微睁开了眼,是沉为生。

    宋绾嘴巴动了动,不想理他。

    沉为生躺在她身边,手伸进睡裙里,将她的内裤边拉着。

    “干嘛!”宋绾蹬了蹬腿,转身看着沉为生。

    “干你。”说着就吻了下来。

    宋绾难受地拱了拱被子“睡觉,行不行?”

    宋绾身上的软肉若有若无的蹭着沉为生,像是羽毛。

    沉为生将宋绾抱在怀里,两人贴在一起,宋绾像是一条脱离水域的鱼,一直在扭动。

    沉为生拍了拍宋绾的背,一把拉下她的内裤。

    宋绾挣扎地更加猛烈,双腿毫无顾忌地乱动。

    沉为生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直接插进宋绾的甬道内。

    很久没做的宋绾感受到异物,哼了一声,下面用力将它们往外推。

    沉为生将宋绾的腿架起来,方便自己更好的抽插。

    宋绾慌不择路,用牙齿咬着沉为生的嘴唇。

    “你干嘛!”沉为生的嘴皮被咬破,放开她的嘴唇低声吼道。

    宋绾被吓着缩了缩脖子,一秒后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说:“睡觉。”

    “睡你妈呢,还睡。”沉为生骂了一句,将被子掀开,咬上宋绾的胸,一吸。

    “哦!”快感冲向大脑,宋绾头往后扬,双手紧抓住沉为生的手臂。

    “放松!”沉为生抽插的手得空,拍了拍宋绾的屁股,弄得黏糊糊的。

    他将宋绾翻平,自己翻身坐起来,撸了几下,撕开避孕套。

    宋绾感受到避孕套内的液体有几滴滴在身上,凉凉的。

    她埋头看向沉为生,像是希腊雕像,强壮,肌肉线条明显。

    沉为生套好避孕套就拉着宋绾的大腿,将她拉到自己前面。

    宋绾认命地闭上了眼,怎么挣扎都要做。

    插入瞬间,泪腺分泌出了一些眼泪,宋绾看向沉为生。

    沉为生迎上宋绾的视线,邪魅地歪笑“等下让你爽。”

    说完拉着宋绾的手腕,让她坐在自己身上。

    “嗯。”宋绾不适地扭动身子。

    沉为生架住宋绾的腰,开始抽插,嘴上则胡乱地亲着宋绾,弄得她脸上满是口水。

    宋绾受不了刺激,手脚蜷缩,腿盘在沉为生的腰上,双手则环住沉为生的脖子。

    后来宋绾得了趣,自己也会摆动,沉为生便放开一只手,敷上了宋绾的胸。

    沉为生下手没轻重,宋绾觉得疼,拖着尾音给他撒娇“阿生,慢一点。”

    咬着牙的沉为生被甜腻腻的语气激得血气上涌,骂了一句“艹”将她扔在床上。

    窗外的路灯,躲过窗帘遮挡,射进一束进来,刚好横跨宋绾的身子。

    那一束光仿佛是一块胶布,一个枷锁,将她牢牢捆在床上。

    沉为生拉了拉宋绾的腿,两人耻骨几乎相抵。

    “阿生,快结束吧!”宋绾说道,乘自己还清醒还有理智的时候。

    “等会儿。”沉为生嘴里搪塞着,将她翻了个面“撑起来。”

    宋绾不想这个姿势,太累了。

    沉为生见她没动作,手穿过她的腰腹下面,一拉将肉棒直接强行插进她的甬道。

    宋绾大腿都在发抖,不受控制“阿生,我没劲了,结束吧。”

    沉为生这次不回答她,用行动阐释了他的拒绝。

    ……

    过了很久,宋绾迷迷糊糊的,看着沉为生还在自己旁边,她轻轻推了推他“去睡觉。”

    鼻翼之间萦绕这淡淡的洗护用品味,宋绾知道她不在客房了。

    沉为生拍了拍宋绾的腰,示意她快点睡觉。宋绾会错了意,以为让她走,便挪动着身子准备离开。

    “你干啥?”沉为生语气不爽地说,本来就快睡着了,又被宋绾弄醒,心里烦躁。

    “去睡觉。”宋绾滚到床边说。

    “就在这睡,我离你远点,踢不着你。”沉为生说着还往床边移了移。

    宋绾也不想折腾,就在床边睡着了。

    快结婚了,终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