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胡说这什么 - 第三章十五年的青春…… 黑咖啡abo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3

    当天晚上,白叶因为害怕女儿第二天临阵脱逃不去她费尽心思安排好的相亲宴,没放于白兮回家睡觉,强迫她睡在了家里。

    于白兮看着天冷也不想麻烦小妈大晚上的还送她回家也就没有反抗,白叶还以为她这寡女儿开了窍,终于肯把心思放在终身大事上了,一时间欣喜不已,还特意做了个鸡蛋饼给于白兮当夜宵。

    吃着鸡蛋饼的于白兮心里想的则是,明天该怎么去跟那个叫徐貌的beta姑娘解释自己并不想相亲这件事。

    不过,这个叫徐貌的姑娘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第二天中午,于白兮在餐厅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都没等到来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手机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是那个叫徐貌的姑娘,她委婉地拒绝了她,说自己更喜欢阳刚一点的男性,今天的事她会跟双方的父母沟通,保证大家相安无事,先离开了。

    言下之意是这人已经看到了自己,却没有选择见面。虽然有些被冒犯到,但是于白兮长吁一口气,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

    她喊了服务员结了她这一桌只有一杯咖啡的账,把放在一侧的帽子重新戴回头上,缓步走向门外。

    却在某一处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詹凝,我就不懂了,你为什么就一定要跟我离婚?你是被什么给迷惑了心窍吗?”男人强压着怒气,声音却无法控制地的有些大了。

    于白兮停在原地,她顺着声音传来的防线望过去,她看到了詹凝,看到了她柔美的侧脸和垂下来的头发,也看到了她紧紧抿着的嘴唇。

    “邹寻,我们现在还有讨论这些的必要吗?既然你早已答应了我离婚,现在又何必纠缠这些。”

    “詹凝,我们两个从大学时期就开始在一起,到现在十五个年头了,我真的搞不懂,就因为我上次没有陪你一起回家陪妈过生日你就要闹到离婚这个地步吗?”

    “如果到现在为止,你仍旧觉得我们之间的矛盾只是这些,那我想我这十五年真是看错人了。”

    说罢,詹凝站了起来拿过放在一旁的包就准备离开。

    那个叫邹寻的男人也立马跟着站了起来,伸出手抓住了詹凝的手腕,喉间还发出不容置疑的低吼:“詹凝。”

    这一声就算男人强行压抑,却还是引来许多人的侧目。

    一开始于白兮并不想掺和到她的私事里,也不想让她在熟人面前难堪,准备等她们结束谈话时再找机会溜出去。可是,詹凝手腕上的红和逐渐开始泛红的眼眶让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松开。”短短的两个字铿锵有力,于白兮的手也在说话的同时抓住了邹寻的手腕,一向热爱运动的她力气并不小,现在又近乎使了全力。邹寻吃痛,再加上发现了周围其他顾客的窃窃私语,好面子的他终是甩下了手,准备离开。

    詹凝看着他起身收拾,揉着手腕面无表情地对着男人的背影说:“下周叁,二医院洗标记别忘了。”

    当时的场景还是有些尴尬,于白兮还是觉得自己冲动了,尤其在某个邻桌老太太用着不大不小她们刚好能听到的声音说:“这么帅气的老公还要离婚,原来是找着小白脸了,现在的omega真是不知检点。”

    听到这话的于白兮很是紧张,手足无措地想要反驳,却被詹凝制止。

    “没关系,清者自清,这些人的话没必要去管。”

    ……

    一场闹剧之后,两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

    秋日的阳光洒下来还是温暖,两人一边散步一边说着话。

    “詹凝姐,你的手……”于白兮的眼睛的余光就没离开过身边之人,纠结了好久终于是担心战胜了一切,问出了心中所想。

    “没事的,我只是肌肤比较敏感而已,看着红了一大块,其实并不疼。”走着走着詹凝停下了步伐,靠在一旁的栏杆上,转过身来安慰眼前这个有些紧张的年轻alpha。

    “嗯,你没事就好。”于白兮觉得自己最笨,明明知道这人现在心情不好,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来逗她开心,只好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不说话。

    最后还是詹凝先打破的沉默。

    “刚刚那个是我前夫,就是你来参加过婚礼的那个,没忘吧。”詹凝故作轻松,只是声音里的颤抖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没忘。”

    “那是你还很小吧,嗯……也不算小,十七八岁,可以找对象的年纪。”

    感觉到omega的话并未结束,于白兮怔怔地看着她,不搭话。

    “我跟他在一起啊,也是十八岁。那时候的我,你别笑,真的很恋爱脑,严重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他的一切我都觉得是美好的。你有喜欢过人吗?知道那种感觉吧,明明那就是缺点,却因为你喜欢他这层滤镜而觉得他全身都发着光,那些小毛病完全就被忽视了。结婚前,他的大大小小的毛病我都没有在乎,总觉得爱能战胜一切。后来才发现,柴米油盐、家长里短,没有一件事是不折磨人的,尤其在他眼里,他的妈妈每件事都是对的,让我感到很累,在一个家庭里孤立无援。总之向往婚姻向往一个完整家庭的我,终究是没能忍受这些,选择了分开。”

    詹凝没有给于白兮回答的机会,看向栏杆外的小池塘,看着里面欢快地游来游去的小鲤鱼,自顾自地说着话。

    于白兮知道她想要发泄,只是安静地待在她的身边,听着她温柔的嗓音娓娓道来过去的事。

    “他问我,是不是就因为他不肯回家陪我给我妈过生日而想要离婚。我真的觉得可笑,在我看来这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在他看来却是无理取闹,你说可不可笑。”

    说着说着,詹凝的眼眶就红了,说话的语气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一些哭腔,“可是,我真的付出了好多啊,十五年的青春,我虽然不后悔,但是……”

    一番话说得于白兮心疼不已,她微微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想要拍拍这人的背来安慰她。不远处却钻出来一个玩轮滑的初中生直直地向她们冲过来。

    一句小心还未来得及说出口,詹凝整个人就被撞入了于白兮的怀中。

    alpha抬起的手也正好落在了她的胳膊上。

    omega没有抗拒,只是静静地靠在她的肩侧闭着眼睛流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